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髒鬼 Dirty Ghost

他是人,名卻叫鬼。

母親初懷他時全身臭不可聞。父親覺得奇怪,忍不住開口詢問,她只淡定漫聲應道:「一定是小孩自己的業報!」母親推給兒子,父親不再追究,幾個月後等到一個全身塗滿屎尿的瘦弱男嬰。父母耐心教養全身發臭的兒子,卻發現他有異食癖,天生喜歡撿大小便吃,無論怎麼管教都改不掉。怎麼教都教不動,最後全家索性放棄,逐出家門自生自滅。從此,村裏再沒有誰記得他的本名。村民都叫他「鬼」。

「鬼」流浪著,失魂落魄一個人。他無意中遇見裸體外道,只為骯髒不堪的外表意外大受歡迎這麼簡單的理由便想也不想直接加入邪教組織。他以為就此被人類團體接納,偏偏不久又出狀況--完全無法遵照邪教修行方法生活的他改不掉異食癖,依然嗜吃大小便!

「髒死了!臭死了!你有病!」邪教教友紛紛持鞭毆打他:「你是人,怎麼老愛吃那些不乾淨的髒東西?」他是人?他早忘了。大家都叫他「鬼」不是嗎?他被長期鞭打到受不了,終於逃離邪教組織,自己到河岸邊過生活。河岸邊空無人煙,只住著五百個貨真價實的餓鬼。他無法跟人類一起生活,看到鬼道眾生反而高興:「遇見你們真是太好了!人類總是嫌我、罵我、鞭打我,讓我身心痛苦。跟鬼在一起就不必被打罵,多麼快樂啊!」他笑了。哪知道經年累月狂吃大小便令他全身毛孔散發惡臭,臭到連真正的鬼都受不了。幾天後,五百個餓鬼一轟而散,丟他一個人死守岸邊。

連鬼都不要他?又難過又悲傷,他昏死過去。父母嫌他,人拋棄他,鬼遠離他,還有誰要他呢?此時此刻,佛陀突然出現在他身旁。他甦醒過來,發現清淨光明、寂然安定的佛陀,馬上撲倒在地跪求出家。

「世尊!像我這麼下賤的人也能出家嗎?」

「依佛法,不論身份尊卑都可以出家。」

「請您大發慈悲同情可憐我,讓我出家!」

「善來比丘!」

「今日承蒙佛陀大恩大德滿我的願,讓我脫離臭穢不淨的身體,成為沙門!」

「你已經依佛法出家了!」

不再叫鬼的他出家精進辦道,很快證得羅漢果位,廣受眾僧敬重。如此利根的行者為何受生業報如此不堪?僧眾不禁好奇地向佛陀請法。原來,他過去生曾經出過家,惡口侮辱羅漢聖者而受惡報。

賢劫時,迦羅迦孫陀佛帶領眾僧遊行教化,來到寶殿國。國王發心供僧,祈請迦羅迦孫陀佛慈悲應允,隨後便造立房舍,請僧團當中一位比丘擔任寺主,管理僧事。有一天,一位羅漢比丘遠來入寺,被居士檀越迎入浴室洗浴,再用香油塗身。這時出門的寺主剛返寺,一進門就看到羅漢比丘被供養香油,心裏忍不住起了嫉妬心,出口便罵:「你這個出家人怎麼這樣?身上塗什麼來著,跟被人拿大便塗在你身上一樣!」寺主才罵完,被居士用香油塗身的羅漢比丘起了慈悲心,立刻跳上虛空示現十八神變。寺主一看不得了,明白自己亂罵一通罵到成道證果的聖人,立刻後悔了。他馬上發起慚愧心,親自向羅漢比丘懺悔自己的錯誤。當時造口業的寺主就是今生全身塗滿屎尿出世的羅漢。由於過去生造下侮辱羅漢聖者的惡業,足足五百世受惡臭身形;卻也由於那一生曾經出過家,又向羅漢僧真誠懺悔罪咎,這一世值佛出家,成道證果!

佛說是嚪婆羅緣時,各各自護身口意業,捨嫉妬心,厭惡生死,有得須陀洹者、斯陀含者、阿那含者、阿羅漢者,有發辟支佛心者,有發無上菩提心者。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嚪婆羅似餓鬼緣》


-修行筆記-

一、佛言:「宿造善惡業,百劫而不朽,罪業因緣故,今獲如是報。」言論自由的界線與尺度何在?什麼是言論自由,什麼是造口業?

二、鞭打是一種酷刑體罰手段,數千年前盛行於帝制時代,由有權階級施加於貧人、奴工、晚輩、社會底層弱勢族群、受人類控制的動物身上,也常見於邪教運作。人類的習氣、業報、錯誤能不能靠鞭刑解決?

三、人類受生欲界,難脫欲界業感。人知道大小便不清淨,視吃大小便的異食癖為可憎可厭的病態行為,卻用完全矛盾背反的心態誇耀與追逐以大小便排洩器官為主題的性活動,甚至不惜為此感染癌症與性病。同樣的器官,同樣的細菌、病毒、寄生蟲、穢物、異味、臭味,同樣二十四小時不斷大小便流通,厭惡貪愛卻兩般;若論髒鬼,欲界業力下誰非不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