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寒山詩(121~150)

一百二十一、

雍容美少年,博覽諸經史。
盡號曰先生,皆稱為學士。
未能得官職,不解秉耒耜。
冬披破布衫,盍是書誤已。

一百二十二、

昨日何悠悠,場中可憐許。
上為桃李徑,下作蘭蓀渚。
復有綺羅人,舍中翠毛羽。
相逢欲相喚,脈脈不能語。

一百二十三、

之子何遑遑,卜居須自審。
南方瘴癘多,北地風霜甚。
荒陬不可居,毒川難可飲。
魂兮歸去來,食我家園葚。

一百二十四、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載憂。
自身病始可,又為子孫愁。
下視禾根土,上看桑樹頭。
秤槌落東海,到底始知休。

一百二十五、

有樹先林生,計年逾一倍。
根遭陵谷變,葉被風霜改。
咸笑外凋零,不憐內文彩。
皮膚脫落盡,唯有真實在。

一百二十六、

有人畏白首,不肯捨朱紱。
採藥空求仙,根苗亂挑掘。
數年無效驗,癡意瞋怫鬱。
獵師披袈裟,元非汝使物。

一百二十七、

一自遯寒山,養命餐山果。
平生何所憂?此世隨緣過。
日月如逝川,光陰石中火。
任你天地移,我暢巖中坐。

一百二十八、

我見世間人,茫茫走路塵。
不知此中事,將何為去津。
榮華能幾日?眷屬片時親。
縱有千斤金,不如林下貧。

一百二十九、

吁嗟貧復病,為人絕友親。
甕裏長無飯,甑中屢生塵。
蓬菴不免雨,漏榻劣容身。
莫怪今憔悴,多愁定損人。

一百三十、

秉志不可卷,須知我匪席。
浪造山林中,獨臥盤陀石。
辯士來勸余,速令受金璧。
鑿牆植蓬蒿,若此非有益。

一百三十一、

精神殊爽爽,形貌極堂堂。
能射穿七扎,讀書覽五行。
經眠虎頭枕,昔坐象牙床。
若無阿堵物,不啻冷如霜。

一百三十二、

有身與無身,是我復非我。
如此審思量,遷延倚巖坐。
足閒青草生,頂上紅塵墮。
己見俗中人,靈床施酒果。

一百三十三、

讀書豈免死?讀書豈免貧?
何似好識字,識字勝他人。
丈夫不識字,無處可安身。
黃連搵蒜醬,忘計是苦辛。

一百三十四、

昨日遊峰頂,下窺千尺崖。
臨危一株樹,風擺兩枝開。
雨漂即零落,日曬作塵埃。
嗟見此茂秀,今為一聚灰。

一百三十五、

我聞天台山,山中有琪樹。
永言欲攀上,莫繞石橋路。
緣此生悲嘆,幸居將己慕。
今日觀鏡中,颯颯鬢垂素。

一百三十六、

徒閉蓬門坐,頻經歲月遷。
唯聞人作鬼,不見鶴成仙。
念此那堪說,隨緣須自憐。
回看郊郭外,古墓犁為田。

一百三十七、

自見天台頂,孤高出眾群。
風搖松竹韻,月現海潮頻。
下望青山際,談玄有白雲。
野情便山水,本志慕道倫。

一百三十八、

何以長惆悵,人生似朝菌。
那堪數十年,新舊凋零盡。
以此思自哀,哀情不可忍。
奈何當奈何,脫體歸山隱。

一百三十九、

寒山棲隱處,絕得雜人過。
時逢林內鳥,相共唱山歌。
瑞草聯谿谷,老松枕嵯峨。
可觀無事客,憩歇在巖阿。

一百四十、

迴聳霄漢外,雲裏路岧嶢。
瀑布千丈流,如鋪練一條。
下有棲心窟,橫安定命橋。
雄雄鎮世界,天台名獨超。

一百四十一、

洛陽多女兒,春日逞華麗。
共折路邊花,各持插高髻。
髻高花匼匝,人見皆睥睨。
別求摻摻憐,將歸見夫婿。

一百四十二、

平野水寬闊,丹丘連四明。
仙都最高秀,群峰聳翠屏。
遠遠望何極,矹矹勢相迎。
獨標海隅外,處處播嘉名。

一百四十三、

盤陀石上坐,谿澗冷凄凄。
靜玩偏嘉麗,虛巖蒙霧迷。
怡然憩歇處,日斜樹影低。
我自觀心地,蓮花出淤泥。

一百四十四、

世有聰明士,救苦探幽文。
三端自孤立,六藝越諸君。
神氣卓然異,精采超眾群。
不識箇中意,逐境亂紛紛。

一百四十五、

箇是何措大,時來省南院。
年可三十餘,曾經四五選。
囊裏無青蚨,篋中有黃卷。
行到食店前,不敢暫回面。

一百四十六、

老翁娶少婦,髮白婦不耐。
老婆嫁少夫,面黃夫不愛。
老翁娶老婆,一一無棄背。
少婦嫁少夫,兩兩相憐態。

一百四十七、

不須攻人惡,不須伐己善。
行之則可行,卷之則可卷。
祿厚憂責大,言深慮交淺。
聞茲若念茲,小兒自當見。

一百四十八、

隱士遁人間,多向山中眠。
青蘿疏麓麓,碧澗響聯聯。
騰騰且安樂,悠悠自清閒。
免有染世事,心淨如白蓮。

一百四十九、

元非隱逸士,自號山林人。
仕魯蒙幘帛,且愛裹疏巾。
道有巢許操,恥為堯舜臣。
獼猴罩帽子,學人避風塵。

一百五十、

今日巖前坐,坐久煙雲收。
一道清谿冷,千尋碧嶂頭。
白雲朝影靜,明月夜光浮。
身上無塵垢,心中那更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