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寒山詩(61~90)

六十一、

凡讀我詩者,心中須護淨。
慳貪繼日廉,諂曲登時正。
驅除遣惡業,歸依受真性。
今日得佛身,急急如律令。

六十二、

俊傑馬上郎,揮鞭指綠楊。
謂言無死日,終不作梯航。
四運花自好,一朝成萎黃。
醍醐與石蜜,至死不能嘗。

六十三、

一為書劍客,三遇聖明君。
東守文不賞,西征武不勳。
學文兼學武,學武兼學文。
今日既老矣,餘生不足云。

六十四、

莊子說送死,天地為棺槨。
吾歸此有時,唯須一幡箔。
死將餧青蠅,弔不勞白鶴。
餓著首陽山,生廉死亦樂。

六十五、

天生百尺樹,翦作長條木。
可惜棟梁材,拋之在幽谷。
年多心尚勁,日久皮漸禿。
識者取將來,猶堪拄馬屋。

六十六、

玉堂掛珠簾,中有嬋娟子。
其貌勝神仙,容華若桃李。
東家春霧生,西舍秋風起。
更過三十年,還成甘蔗滓。

六十七、

父母讀經多,田園不羨他。
婦搖機軋軋,兒弄口㗻㗻。
拍手催花舞,搘頤聽鳥歌。
誰當來嘆賞?樵客屢經過。

六十八、

四時無止息,年去又年來。
萬物有代謝,九天無朽摧。
東明又西暗,花落復花開。
唯有黃泉客,冥冥去不回。

六十九、

手筆太縱橫,身材極魁偉。
生為有限身,死作無名鬼。
自古如此多,君今爭奈何?
可來白雲裏,教你紫芝歌。

七十、

有一餐霞子,其居諱俗遊。
論時實蕭爽,在夏亦如秋。
幽澗常瀝瀝,高松風颼颼。
其中半日坐,忘卻百年愁。

七十一、

快搒三翼舟,善乘千里馬。
莫能造我家,謂言最幽野。
巖穴深嶂中,雲雷竟日下。
自非孔丘公,無能相救者。

七十二、

少年何所愁?愁見鬢毛白。
白更何所愁?愁見日逼迫。
移向東岱居,配守北邙宅。
何忍出此言?此言傷老客。

七十三、

智者君拋我,愚者我拋君。
非愚亦非智,從此繼相聞。
入夜歌明月,侵晨舞白雲。
焉能住口手,端坐鬢紛紛。

七十四、

兩龜乘犢車,驀出路頭戲。
一蠆從傍來,苦死欲求寄。
不載爽人情,始載被沈累。
彈指不可論,行恩卻遭刺!

七十五、

東家一老婆,富來三五年。
昔日貧於我,今笑我無錢。
渠笑我在後,我笑渠在前。
相笑儻不止,東邊復西邊。

七十六、

慣居幽隱處,一向國清中。
時訪豐干老,仍來看拾公。
獨回上寒巖,無人話合同。
尋究無源水,源窮水不窮!

七十七、

氐眼鄒公妻,邯鄲杜生母。
二人同共老,一種好面首。
昨日會客場,惡衣排在後。
只為著破裙,喫他殘䴺𪍣

七十八、

夫物有所用,用之各有宜。
用之若失所,一缺復一虧。
圓鑿而方衲,悲哉空爾為。
驊騮將捕鼠,不及跛貓兒!

七十九、

誰家長不死?死事舊來均。
始憶八尺漢,俄成一聚塵。
黃泉無曉日,青草有時春。
行到傷心處,松風愁殺人。

八十、

竟日長如醉,流年不暫停。
薶著蓬蒿下,曉日何冥冥。
骨肉消散盡,魂魄幾凋零。
遮莫咬鐵口,無因讀老經。

八十一、

一向寒山坐,淹留三十年。
昨來訪親友,大半入黃泉。
漸滅如殘燭,長流似逝川。
今朝對孤影,不覺淚雙懸。

八十二、

垂柳暗如煙,飛花飄似霰。
夫居離婦州,婦住思夫縣。
各在天一涯,何時復相見?
寄語明月樓,莫貯雙飛燕。

八十三、

有酒相招飲,有肉相呼喫。
黃泉前後人,少壯須努力。
玉帶暫時華,金釵非久飾。
張翁與鄭婆,一去無消息。

八十四、

可憐好丈夫,身體極稜稜。
春秋未三十,才藝百般能。
金羇逐俠客,玉饌集良朋。
唯有一般惡,不傳無盡燈。

八十五、

桃花欲經夏,風月催不待。
訪覓漢時人,能無一箇在。
朝朝花遷落,歲歲人移改。
今日揚塵處,昔時為大海。

八十六、

我見東家女,年可十有八。
西舍競來問,願姻夫妻活。
烹羊煮眾命,聚頭作婬殺。
含笑樂呵呵,啼哭受殃決。

八十七、

田舍多桑園,牛犢滿廄轍。
肯信有因果,頑皮早晚裂。
眼看消磨盡,當頭各自活。
紙褲瓦作褌,到頭凍餓殺。

八十八、

極目兮長望,白雲四茫茫。
鴟鴉飽腲腇,鸞鳳饑徬徨。
駿馬放石磧,蹇驢能至堂。
天高不可問,鷦鷯在滄浪。

八十九、

若人逢鬼魅,第一莫驚懼。
捺硬莫采渠,呼名自當去。
燒香請佛力,禮拜求僧助。
蚊子叮鐵牛,無渠下觜處。

九十、

浩浩黃河水,東流長不息。
悠悠不見清,人人壽有極。
苟欲乘白雲,曷由生羽翼。
唯當鬢皤時,行住須努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