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寒山詩(91~120)

九十一、

乘茲朽木船,採彼紝婆子。
行至大海中,波濤復不止。
唯齎一宿糧,去岸三千里。
煩惱從何生?愁哉緣苦起!

九十二、

默默永無言,後生何所述?
隱居在林藪,智境何由出?
枯槁非堅衛,風霜成夭疾。
土牛耕石田,未有得稻日。

九十三、

快哉混沌身,不飯復不尿。
遭得誰鑽鑿,因之立九竅。
朝朝為衣食,歲歲愁租調。
千箇爭一錢,聚頭亡命叫。

九十四、

啼哭緣何事?淚如珠子顆。
應當有別離,復是遭喪禍。
所為在貧窮,未能了因果。
塚間擔死屍,六道不忻我。

九十五、

婦女慵經織,男夫嬾耨田。
輕浮耽挾彈,趾蹝拈抹弦。
凍骨衣應急,充腸食在先。
今誰念於汝,痛苦哭蒼天!

九十六、

不行真正道,隨邪號行婆。
口慚神佛少,心懷嫉妒多。
背後噇魚肉,人前念佛陀。
如此修身處,應難避奈何!

九十七、

有漢姓傲慢,名貪字不廉。
一身無所解,百事被他嫌。
死惡黃連苦,生憐白蜜甜。
喫魚猶未止,食肉更無厭。

九十八、

益者益其精,可名為有益。
易者易其形,是名為有易。
能益復能易,當得上仙籍。
無益復無易,終不免死厄。

九十九、

徒勞說三史,浪自看五經。
洎老檢黃籍,依然注白丁。
筮遭迍蹇卦,生主虛危星。
不及河邊樹,年年一度青。

一百、

我今有一襦,非羅復非綺。
借問作何色?不紅亦不紫。
夏天將作衫,冬天將作被。
冬夏遞互用,長年只者是。

一百零一、

貪人好聚財,恰如梟愛子。
子大而食母,財多還害己。
散之即福生,聚之即禍起。
無財亦無禍,鼓翼青雲裏。

一百零二、

去家一萬里,提劍擊匈奴。
得利渠即死,失利汝即殂。
渠命既不惜,汝命有何辜?
教汝百勝術,不貪為上謨。

一百零三、

惡趣甚茫茫,冥冥無日光。
人間八百歲,未抵半宵長。
此等諸癡子,論情甚可傷。
勸君求出離,認取法中王。

一百零四、

天高高不窮,地厚厚無極。
動物在其中,馮茲造化力。
爭頭覓飽暖,作計相噉食。
因果都未詳,盲兒問乳色。

一百零五、

天下幾種人,論時色數有。
賈婆如許夫,黃老元無婦。
衛氏兒可憐,鍾家女極醜。
渠若向西行,我便東邊走。

一百零六、

賢士不貪婪,癡人好鑪冶。
麥地占他家,竹園皆我者。
努膊覓錢財,切齒驅奴馬。
須看郭門外,壘壘松樹下。

一百零七、

有人把椿樹,喚作白旃檀。
學道多沙數,幾箇得泥丸。
棄金卻擔草,謾他亦自謾。
似聚沙一處,成團也大難。

一百零八、

蒸沙擬作飯,臨渴始掘井。
用力磨碌磚,那堪將作鏡。
佛說元平等,總有真如性。
但自審思量,不用閒爭競。

一百零九、

欲識生死譬,且將冰水比。
水結即成冰,冰消返成水。
已死必應生,出生還復死。
冰水不相傷,生死還雙美。

一百一十、

滿卷才子詩,溢壺聖人酒。
行愛觀牛犢,坐不離左右。
霜露入茆簷,月華明戶牖。
此時吸兩甌,吟詩兩三首。

一百一十一、

施家有兩兒,以藝千齊楚。
文武各自備,託身為得所。
孟公問其術,我子親教汝。
秦衛兩不成,失時成齟齬。

一百一十二、

或有衒行人,才藝過周孔。
見罷頭兀兀,看時身侗侗。
繩牽未肯行,錐刺猶不動。
恰似羊公鶴,可憐生懵懂。

一百一十三、

變化計無窮,生死竟不止。
三途鳥雀身,五嶽魚龍已。
世濁作羺䍲,時清為騄駬。
前回是富兒,今度成貧士。

一百一十四、

書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
銓曹被拗折,洗垢覓瘡瘢。
必也關天命,今年更試看。
盲兒射雀日,偶中亦非難。

一百一十五、

吁嗟濁濫處,羅剎共賢人。
謂是荒流類,焉知道不親。
狐假獅子勢,詐妄卻稱真。
鉛礦入鑪冶,方知金不精。

一百一十六、

大有饑寒客,生將獸魚疏。
長存廟下石,時笑路邊隅。
累日空思飯,終冬不識襦。
唯齎一束草,并帶五升麩。

一百一十七、

浪造凌霄閣,虛登百尺樓。
養生仍夭命,誘讀詎封侯。
不用從黃口,何須厭白頭。
未能端似箭,且莫曲如鉤。

一百一十八、

富貴親疏聚,只為多錢米。
貧賤骨肉離,非關少兄弟。
急須歸去來,招賢闔未啟。
浪行朱雀街,蹋破皮鞋底。

一百一十九、

新穀尚未熟,舊穀今已無。
就貸一斗許,門外立踟躕。
夫出教問婦,婦出遣問夫。
慳惜不救乏,財多為累愚。

一百二十、

大有好笑事,略陳三五箇。
張公富奢華,孟子貧轗軻。
只取侏儒飽,不憐方朔餓。
巴歌唱者多,白雪無人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