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我是軍人

卜惡夢
撐起全心氣力怯問
妳對娃娃臉親切微笑
就像夢見漢堡薯條
夢醒有何可怕

親愛的大姐
不是貪吃麥當勞
亦非總統級快餐外帶
一縷已死軍魂
日日夜夜生死奔逃

我是軍人
打人殺人被打被殺
結重殺罪以國之名
翻山越嶺直奔觀音廟
身後殺手總甩不掉

可這豈不為國盡忠
為民賣命犧牲
軍人天職本來如是
親愛的大姐
全球枉死軍魂誰不如此

虛擬國家符碼不受殺業追索
命債唯追眾生業識
為國也好(忠)
為民也罷(大忠)
有哪國惡鬼甘心慘死戰事

問惡夢
只為沒勇氣問鬼
宿世殺債追索
累劫冤家化鬼尋仇
投胎轉世也不放過

我是軍人
國家曾是我最深的愛情
人民曾是我最重的依戀
愛到命不要家也不要
直下以國為家

為此我求你(或妳)
請別屈辱我的弟兄
我們賣命不為自己
殺業殺報留待累劫自扛自受
犧牲不只一生一世


(後記:這首不太甩修辭美感的詩寫的是出家緣起的其中一個面向,簡述數月惡夢重演軍旅生涯到完全不敢睡覺,被鬼道索債遇上靈異事件,出家前鼓起勇氣向一位我非常喜愛、尊敬的比丘尼請法的小史記。僧眾與軍職之間,僧袍與軍服之間,只隔生死輪迴一剎那。出生後心理上長期無法接受性別與報身。自幼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應該很高大、很強壯、力氣很大、大拉拉很粗線條、講話做事超粗魯、很會打球與打架、日日夜夜混兄弟堆,怎麼會長成這樣?這種嚴重的輪迴不適應症一直拖到宿世債主示現鬼身追上門後終於有了解答。關於殺業的生死教訓有切身之痛,對戰爭的罪孽更深有所感。戰爭只對少數頂層政治菁英有利,方便各國政治菁英操控大權、分食資源大餅、自飽家族私產,對基層軍人與全球百姓卻百害無一利。大量軍魂戰死沙場,彼此累劫為殺債冤冤相報不休,分食不到半分菁英權貴家族的榮華富貴、五欲奢侈。全球政界利用軍人、草菅民命以追求一已權私與家族巨產的惡例不遠,兩次世界大戰便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