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皇民皇史:心魔未散多起諍

我真是出生來勸架的,處處跨界。「皇民」一詞在這幾年淪為侮辱謾罵歧視用語又被不當政治操作,製造許多不必要的是非紛擾與眾生煩惱。我多次想四兩撥千金一了百了終結這個不營養負面話題又屢次放棄,看來早該寫寫速戰速決。

說到皇民與皇族,我身上至少有四道血脈來源都不脫於此。母親是正統原住民貴族皇室後代,也就是被所謂「流亡政權」奪走傳統土地與政權的正統在地皇權,此其一。由於原住民最早居住於此,與早期歐洲入台殖民政權通婚比例不低,原歐/台歐混血後代本即多為歐洲皇室或歐洲皇民後代,此其二。祖母是台灣在地定居家族出身,走過日本時代,出生以日語為國語,以日本為國家認同標的,家族成員有高比例是日語通或以日本貿易為業。中國保不住主權,割讓台灣並公開讓台灣人更換國家認同以保住中國大陸,令出生於該年代的大量新生兒、兒童、青少年自幼以日本為國家認同對象,此其三。祖父跟著身為大清帝國富家千金的曾祖母帶金條搶船票逃難來台,漂洋過海帶來不少滿清銀票、大洋這些亡國遺物,再加上清廷廣泛加害於女性皇民身體上的重度殘廢纏足無可救藥,長輩一生從不避諱向後代兒孫告白身為滿清皇民亡國後裔的家族現實,此其四。

因此,在我這個自幼被跨國跨族大通婚的家族薰染出不介意單向身份認同的堅固立場的跨界人眼中,台灣境內的皇民之諍事實上是一場皇民後裔歧視皇民後裔、皇民歧視沒落貴族的心魔混戰,極其無明,極其無益。滿清皇民沒有比日本皇民或原民皇民高級。原民貴族也沒有比中國遺族高級。歐洲殖民帝國下的歐洲皇民更沒有因為白種基因就強於滿清皇民、日本皇民、原民皇民。這些由比較衍生的族群歧視都無聊且無知,反之亦然。說起來,帝制不就是全人類一起走過的一場歷史大惡夢?沒有文明到建構現代民主社會以前全球一起經歷過的千古帝制心魔有誰家祖先沒走過?我身上至少夾帶四種不同的皇民/皇族基因都懶得鎮日拿來說嘴了,怎麼身上只有一兩種皇民基因的人斤斤計較、鎮日攻擊其他皇民後裔?誰不是皇民?(除非是皇族後裔,皇室出身另當別論)有誰家祖先不是一路從帝制文化架構裏掙扎生死過來的?

我希望有生之年再也不要看到滿清皇民後裔跟日本皇民後裔為皇民問題吵架了。只要帝制就是量產人民不幸與時代悲哀,沒有哪種皇民比哪種皇民更高級。和合沒有很難。把攻擊別人的氣力用來攻打自心心魔與面對自心三毒,直截了當截斷惡口輪迴便是。

(註:我不提「中國皇民」是因為滿清腐敗亡國到讓兩岸部分史學家主動切割並主張滿清人不是中國人,甚至為了主張中華民族的高貴純粹而公開主張把幾個國政問題嚴重的異族統治朝代直接踢出中國歷史傳承以外。既然史學界爭議不休,連部分大陸歷史學者都恥於把滿清定位為中國史脈的一部分,不便冒然掛上國家符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