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親家公英雄

人品無關種族,戒酒戒色為上

親家公看著我長大,一路從嬰囝娃看到讀大學,像個沉默嚴肅不苟顏笑的「安靜爺爺」。相處一輩子,直到那天下午我才見識到這尊老實農夫的真男人性格,徹頭徹尾的英雄本色。

電視機開著,酷夏熱著,我在客廰閒坐著。平安的鄰里鄉親互相熟識信任,家家戶戶不鎖大門。突然一個白種人推門進來,嘰哩咕嚕落英文問路。迷路?我也回應以英文,附贈以台灣人最正港的親切微笑。然後苖頭不對了。他靠得愈來愈近,全身散發濃濃酒味,用酒醉腔調情。我正色拒絕,直言我是個 law school student,叫他嘴巴放尊重點。這一聽,他腦羞成怒當場飆罵髒話,fuck fuck fuck 叫囂不停。

就在這當下,親家公出動了。他一直默默守在後院觀察,終於決定出手。他大踏步走上前,伸出一生務農操勞過度的黝黑大手,牢牢握住酒瘋男長滿金毛、沒怎麼操過的白色小手,張開金牙亮晃晃的大口不斷說出極其優雅典緻的台腔英文,奈俗吐咪擠嗚,奈俗吐咪擠嗚,奈俗吐咪擠嗚。我瞪大雙眼站一旁,完全傻掉了。我這沉默寡言的親家公會講英文?這段數絕不是三天五天抱佛腳,有下功夫練過!”Nice to meet you!” 聲聲文明有禮,酒瘋男的臉漸漸由雪中紅變成西米露,豆粒大的汗水開始滴落,沒多久就拼命掙扎著努力收回痛得半死的白手,慌慌張張奪門而出,嘴邊不甘地扔下一長串英文咒罵。

「發生什麼事啊?」一家大小好奇下樓。

「有一個阿豆仔要來欺負孫仔,喔,我歹伸手給他握,划大力,落英語,厚伊栽我不是好惹的,做農人氣力有夠大,要打我麥輸伊!」這尊以「禮儀之握」完勝阿豆仔的老農英雄稀有難得地開心大笑,得意洋洋又長篇大論地向一屋子孫吹噓智退歹人始末,讓我看呆了。肌力無窮,外語也通,智勇雙全,深藏不露。好爺爺保護小孫子的英勇事蹟讓他老人家高興上好幾天,津津樂道。

真不懂世間為什麼只有「父親節」沒有「祖父節」?爺爺英雄發威不得了,能文能武,能農能軍,五六十歲的老人家一樣力氣大到嚇退只會混日喝酒泡馬子的沒路用年輕人。為什麼大家這麼著迷前總統的「死亡之握」?勇爺救孫、民間英雄式的「禮儀之握」更迷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