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職場失控的淫欲

異性戀文化盛產性侵犯卻鮮少誕生聖賢

考上大學後,我依舊為生計工作。別人出國玩或享樂,我為三餐工作。那年遇見的職場性騷擾或許是讓我看破異性戀文化的病態與淫欲失控傾向的契機。

兩個男同事不曉得我好相處是因為自幼混兄弟圈長大,我太習慣與哥哥們稱兄道弟聊哥兒們私房話。他們念頭打歪了,一個放話要追,一個心懷鬼胎,搞到背地裏兩個女主管偷偷譏笑我與其中一個男同事「有一腿」。非常可笑,本人連被追被物色都不知道的階段就被「性欲化」,而且流言中傷的是女上司,一樣身為女眾。

事情惡化由兩個男同事淫心失控開始,一個放話追求約上山喝酒,一個當眾雙掌捏抓我的乳房給全店員工看。我拒絕老的「以酒釣色」的老掉牙把妹算盤(兄弟圈混久對這些技倆無比厭煩),打襲胸的小的一大巴掌後辭職。我可以擔保異性戀圈教出不少人渣(浪費糧食也無生存必要),淫欲獸心強而文明素養弱。事情搞到這地步,當場目擊男下屬性侵害的女上司終於翻臉了,把小的叫去痛罵一頓。這場面辭職沒話可說;女主管無奈答應,人力缺口她自己看著辦。教出這種豬狗不如的男員工,她心裏有數。

事件說明什麼?說明異性戀圈懂愛或懂尊重的人口有限,追逐性欲本能與色情需要的居多。用性騷擾與性侵害對待人只會換來仇恨與敵意,別說戀愛談不了,我沒氣到衝進廚房抓刀刺死色魔已經夠仁慈了。當年我沒學佛,認為女體被當性物就是被當賤貨,女體被當賤貨憑什麼要把男體當寶物?制約反應效果強大,後來只要有男眾無知到強烈表達出性欲或性趣,我的心理反應就是想殺死對方。不長子宮又不負墮胎懷孕風險的男體性欲對我而言等於戰場敵人的致命攻擊,你死我活比兇狠。

或許人生經驗與重重因果體會讓我欣賞佛陀的誠實與真誠。異性戀文化充滿缺陷與問題,世俗人選擇無條件推崇性欲並隱瞞、淡化、漠視負面副作用,佛陀是地球上唯一願意直言性欲不好、性欲是迷惑、性欲是無明、性欲是生死禍根的事實的誠實好人。性犯罪被害人當很多次了,我再也無法忍受世俗人標榜性崇拜及生殖欲衍生的連篇大謊。

職場最大的缺點是同事絕大多數都是有性欲的凡人卻不盡然有自我管理的文明能力。有一次經驗就夠了,敏銳度大幅提升。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發生只要有一點前兆就處理或走人,絕不拖到毛手毛腳被凌辱。單方性欲或單方性引誘本來就是侮辱霸凌的敵意作為,愛一個人或喜歡一個人哪會使用暴力攻擊手段?

奉勸在當下病態扭曲的職場性文化遇到不當性犯罪同事的人轉身就走,不必心軟。反正性欲失控的一方本來就不是心存善念,惡緣現前才會發動性欲反應,背後也是毒舌閒話陷害,心軟久留反而後患無窮,不如當下即了看破便走。

異性戀圈有大量性犯罪、性變態、性問題不檢討反省,矛頭指向同性戀圈又把異性戀神聖化是為何?也不過活半輩子,亂倫的,性騷的,當街自慰的,公車摸屁股的,亂七八糟的在朋友同學身上發生的各路性侵案件聽一堆,為什麼世俗人可以睜眼說瞎話力捧性行為?我認為反正出世為人也是高比例淫魔披人皮混飯吃,男男女女倒不如禁慾、絕育、不生還比較接近人間淨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