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動物實驗,人體試驗

印象中,王力宏居士是音樂才子、一級帥爸。昨欣聞王居士成為素食達人,馬上升格為素運兄弟了,守護眾生生命的頂級戰友。沒想到演電影也呱呱叫,一部探討科技文明與醫學倫理的《Lifeline》演得真不錯。

《Lifeline》提及製藥工業私進行人體試驗的醫學倫理爭議。這部電影突顯強國藥廠企業財團剝削弱國弱勢民族的貧困階級簽約賣身試藥的犯罪問題事實上為進行式,尚未全面防堵禁絕。非洲、南美洲、中國、印度鄉下都有貧戶為錢簽約賣身試藥試食之類嚴重違反醫學製藥倫理的事情,甚至有兒童試吃安全性尚有疑慮的未上市基因改造食品當活體實驗品的嚴重兒權侵害事件。基因改造食品大廠的企業菁英真的非常自私;自己怕吃基改食品吃死簽約叫貧國窮童試吃當活體實驗,怎麼沒種拿回家叫自己養尊處優的親生子女天天試吃看看?

此外,動物試驗在藥妝產業的浮濫問題向來嚴重。絕大多數化妝品、保養品都是犧牲動物生命換來的「血腥美麗」;換句話說,濃妝豔抹的男男女女有高比例是貨真價實的 Bloody Beauty。關於這點我有切身之痛,在自己的人命安全與動物試驗用品的兩難中掙扎過,最後在自己生病與害死眾生之間選擇了病苦。

家族遺傳基因使然,一生皮膚病不斷,有輝煌慘烈的就醫用藥史。只要臉上長東西,發炎發燒發熱睡眠失調,掛完號看完病就能帶回一大袋藥包。急性皮膚炎。慢性皮膚炎。蕁蔴疹。溼疹。熱疹。玫瑰班。紅斑性狼瘡。異位性皮膚炎。不同醫師在不同季節依不同症頭給不同答案,千篇一律是基因遺傳不好、過敏體質沒救、千萬小心不要類固醇吃太多吃到洗腎之類的警世名言。醫師知道無藥可醫(除非抽掉舊基因植入新基因)就勸保養,保養皮膚不要發病,指定洗臉用品給病患用。可憐業障深重,東試西試唯一不過敏的平價品牌是靠動物試驗起家的老牌子藥妝用品,其他標榜零動物試驗的品牌不是開天價就是一樣照發過敏。本來不知道,等知道為病苦要犧牲眾生生命後開始掙扎,掙扎到最後放下人命守護眾生。換洗藥皂,熬過好幾星期的皮膚不適應期,開始忍耐三不五時輕微發病帶來的發炎微燒,輪流發作不同的傷口,隨它去,等它好。外人不懂我對臉上的毛病為何反應過度。臉是儀表板,所有新陳代謝與自體免疫系統出問題當機第一線從臉部開始發病。臉上長東西若不快速處理,接下來滿臉長斑、長期發燒、四肢酸痛、睡眠問題、食欲大退、免疫功能下降就排山倒海而來。

紅斑性狼瘡總之是不治之症,世藥不足醫,只能等往生。驗完血,醫師為難地道歉。他說,我是這病的病人沒錯,偏偏指數差一點點小數點才能站上法定紅斑性狼瘡的醫學認定資格。指數在邊緣,醫師明知病患有病也無法依藥事法規開醫學證明,只好一臉愧色地小聲安慰我:「你有輕微的紅斑性狼瘡。這病至少發作十年。十年後運氣好的會自己好,運氣不好就一輩子。有的惡化,有的減輕,不一定。你會發病,會不舒服;萬一實在很難過的話來找我,我會開藥。但是受限於醫事法律規定,我沒辦法開正式證明。」那當下,我覺得人生真諷刺。學法律的人生病被僵化的舊式醫療法規所困,變成不受醫事法認定為病人的病人。惡劣落後的法律制度不只修理一般人,連法律人也一樣被整。被整的意思是指身上發作的是紅斑性狼瘡,夜夜強忍微燒與陣陣難以言狀的四肢酸痛,再被上司嘲諷幾句:「不就長青春痘?沒病嘛。醫生沒開證明不是嗎?」這是相當有趣的修行體驗。身上帶致命的不治之症,法律不承認,醫師明知有病不敢犯法開證明,不懂醫學的眾人一臉無所謂「啊不就青春痘?」

我不是醫學人,卻以滿身病苦、一生病患的經驗擔保醫事法規系統一定有毛病,而且是因為長期嚴重欠缺跨界雙通醫法的科際整合人才造成的龐大法律漏洞。法律漏洞方面,醫事法規系統是小破洞,憲法與國際法是大破洞。洞破多大?大到憲法沒有動物權入憲,人類一輩子殺生無數也不知道不文明、不道德;大到戰爭罪惡與政界菁英濫殺民眾以圖利私人家族、壯大私產的千古階級問題沒有強而有力的國際法制衡,權貴人類一輩子弄權殺人、圖利家族也不知道不文明、不道德。Our lifeline is a big mess, isn't it?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