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寫給家暴受虐者:修遠離行


修遠離行,不要期待世間難遇難逢的同理心。

我以為遇上專業的同行,談起家暴個案處理。她說得一派輕鬆;她處理過的家暴個案事主往往問題出在當事人不願離開,一直忍受家暴者在攻擊與道歉中輪迴反覆。拿到心理博士,大量寫書大打廣告,人生太順遂又命太好,處理家暴案依舊主觀認定當事人不走出暴力困境是當事人自己本身的問題。

這一聽就知道家庭美滿幸運,完全不懂民間尋常百姓家沒什麼錢又沒什麼高級知識教養造成世代家庭問題又難以脫身是如何生存困境。台灣這地方有一大堆人期待家暴家庭以傳統儒家想像倫理圓滿大收場,勸合不勸離,勸留不勸走,死死要求以孝道與原諒無條件包容加害方或不斷落井下石是被虐方自己造惡業扛業障,片面把社會高壓強加於受害方,輕縱加害方。傳統文化對逼不得已離開的受難者有大量顯性隱性社會譴責。民間家暴受難者很難灑脫離家的主因是漢傳文化課以沉重的身家背景包袱,身家條件跟一個人跟一輩子,深重影響其職涯與從搖籃到棺木之間的事事物物。為了這個,不只家暴者難以捨家自保,民間更多的是苦於社會表演需要而被迫結婚或被迫硬撐幸福家庭表相的苦命人,最慘的是不愛妻室、不愛家居生活還強迫生育,製造問題家庭。

文化的難度在於階級身份鴻溝難以跨越,人生經驗與第一線受苦因緣無法以世俗言語百分之百精確傳達。如果你是家暴受害人、受虐人,已經因為家暴置身生命危機、長期身心重創或有自殺傾向,請直接修遠離行。不要回頭,不論曾經令你起心動念自殺的重創源頭是家庭、學校或職場。只要你不走,只要你心軟停在原點不動,連堂堂哈佛訓練出來的心理博士都認定你不走是你自己的錯,自己選擇痛苦。

菁英與非菁英之間除了人生經驗共通或長期修行或宿命記憶不忘不失才有可能存在完全理解彼此處境的同理心。否則人生福報大、家財豐、學業事業一路順風,對受苦受難者很難產生理解。我以為 blame the victim是一輩子不泡知識圈的基層才有的文化誤解,原來放洋拿博士也一樣。專業訓練敵不了階級區隔。

因此,如果你是家暴受虐者,如果家庭帶給你輕傷、重傷、死亡威脅、自殺動機,請你快速走開,修遠離行。萬一你不走,台灣民間除了一堆未受專業訓練的人拿愚孝觀念與封建期待折磨你以外,真正專業受訓的上流執業菁英反而還研判是你自己選擇受苦受難,問題核心出在你自己根本不願意離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