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沉默綠制服

好久好久以前,路過台大校門,她跳下機車向我揮手。

「嘿,好久不見!」

還是一身綠,她終於笑了。

「他是我男朋友!今天是,明天不知道是不是!」

機車上載安全帽的大男生朝我點頭致意,我也點頭回禮。看到她走出性侵陰影真是太好了。不是說交男朋友這件事,而是說她重拾一雙會微笑的大眼睛這件事。當年我認識至少三個被大學男學生性侵害的北一女學生,無一提告。一個將錯就錯哭完當對方的女朋友(酒後性侵),一個被全家指責爆哭後離家遠住(學運性侵),一個完全發瘋休學失去工作能力成為終生精神病患(性侵或複合式絕望多角戀外加情人出軌背叛)。知識份子圈的性犯罪吃案情況已嚴重至此,非知識份子圈的黑數多高?以上全是外人性侵(含疑似約會強暴),還沒算入北一女學生家庭亂倫受害個案。

父權社會以生產性侵犯為恥;歌頌男性為第一性卻量產以男性為性別主力的重刑犯的矛盾事實讓全球蒙羞。既羞恥又難堪卻不想修正錯誤就是指責無辜被害者並以文化高壓強勢吃案。世俗如此,道場亦然;職場如此,學校、家庭也不例外。只要發生性侵案,父權社會從頭到腳大大小小的團體就掀翻這場千古大恥,用加倍不公不義地公開羞辱女性/男性/兒童被害人來遮羞,迴避片面歌頌量產罪犯的性別的文化設定錯誤。

西方文化有一個東方文化從缺的優點:面對傷痛,一起哭泣。西方人面對受傷的人或受創的事時鼓勵表達,受害人一起互相加油、打氣、安慰、互助。西方世界不是沒有壞人(地球上哪國不出生壞人?),但是處理壞人壞事的手法相對包容。「包容」是指不會為了遮羞而故意攻擊指責被害者或壓案、吃案,讓被害者有大方在公眾空間陳述、落淚、尋求社會支援力量的尊嚴與自由。

父權社會運作成這樣,性別文化如此下劣、下流,或許應該全球同聲一哭、心死大哀的是扛不動人類文化使命的男性公民,而不是千古受害受創還傻傻替這種社會繁衍生育的女性吧?為何千古男性當家只領導出一顆邪淫熾盛的下流星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