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生死教訓

有三個夢令我經年累月痛哭,夢碎後決志放手,當成累劫永誌不忘的教訓:第一個夢,藝術繪畫夢活生生被斬。第二個夢,久留國外夢活生生被中斷。第三個夢,升學求知深造夢足足二十年被長輩群集體否定推翻。

我當然知道如果要執著這三場夢也有世俗執著因緣可以用。我放手不用立意在要求八識田牢牢記得人間是什麼地方:人間是長輩會殺死晚輩的夢想的地方。縱使是正當職業、正當理想、正當愛好,長輩照殺不誤。我要八識田記得欲界是夢想亂葬崗,要求自己深深記得人間的長輩會故意讓晚輩吃苦,故意修理後代子孫,好好記得這裏不值得投胎受生,無一可戀。

比起三場夢碎的淚水,對人間欲界發得出厭離心更可貴。若從修行角度看,長輩還真是了不起的成就者;別人夢能圓都一個接一個發願要回人間,很少夢碎到再也不肯回來心碎。

根器太差就是要這樣才斷得了三界執戀?

根器太差,誠實自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