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集體催眠:殺業不止的另類可能

我認為佛法不能只關在以純度百分百的佛學術語自詮自論的層次,應該以生活境界檢驗。

讀民初法華經註疏,突然深思起近十年來全球各國加劇的恐怖殺人事件。是不是有什麼一直在刺激眾生造殺業?是不是有什麼境緣不斷激化眾生起殺心?

有。

第一,肉食屠宰殺生文化,二六時中反薰殺業。

第二,全球紙鈔上印的政客頭像有高比例是在兩次大戰前後造過大屠殺殺業的大惡人。雖然空有政界名位,事實上只是被權力保護免訴的大殺人犯。紙鈔的流通等於不斷以社會催眠手法刺激人民,讓人民潛意識不斷回薰「殺人犯會被尊敬、被推崇、被當成偉人印到鈔票上」的殺人暗示。差只差在大殺人魔有政要身份擋掉刑事責任,一般沒有政權護身的普通平民殺人犯沒有。因此,各國把殺人魔政客印在紙鈔上崇拜的愚行等於經年累月用集體催眠手法激化民間造殺業殺人。眾生以粗心為特質,哪來的覺照力知道不對?崇拜殺人魔崇拜到印頭像到紙鈔上的重大金融決策錯誤都不曉得不對,小老百姓怎麼有能力知道模仿政要亂殺死別人不對?政要沒道歉,政要沒判死刑,政要一生榮華富貴地用大屠殺換名利高位,百姓何德何能知道亂殺人不對?

很奇怪,為什麼殺人魔可以印到紙鈔上被當偉人崇拜?這不是公開以偶像崇拜手法推銷殺人行為是什麼?難怪一個不殺生戒那麼難持;別說貪肉欲殺動物戒不掉,連殺人都戒不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