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醫方明應列為國民基本教育必修課程

人民嚴重缺乏醫療常識、醫學知識而多爭執是非並非單一個案,而是醫方明沒有列為國民基本教育必修課程的共業使然。

我本人就發生過一件醫冤事件。

身為病患,而且是一生多病的病患,我對病況很坦白,認為愈誠實就是保護別人、降低別人的麻煩。初初一開始我便說明有嚴重過敏體質,不但有各種過敏,還發生過過敏性休克,拜託務必在飲食上替我留意。說歸說,上司依舊違背再三交待的內容給了危險食物。我問她為什麼,她生氣地指責我說謊騙她,說她私底下跑醫療單位調病歷資料查無我說的病況,認定我撒謊,所以完全不理會我的說明。原來故意提供過敏食物事出有因。我一聽,知道醫療檔案建檔作業流程有區隔或有遺漏,馬上直接報出受理醫院名稱與當時陪我、送我進急診室的善心人士(整群救我一命的菩薩)名單,請她直接問她們本人。物證從缺調人證,人證萬一從缺調院方就醫紀錄,萬一紀錄出包就再調當年整票參與或旁觀事件的人。凡夫沒有神通,只能按俗諦走麻煩路頭。

事後我親自走一趟醫療單位,調我自己的病歷檔案出來細讀。難怪她會生氣、起誤會;這些人人能調、可公開調閱的全是一般輕症處方或非專業人士完全讀不懂的驗血單,所有有生命危險的重大疾病就診資料都不在那裏,直接被護士開罵的致命急診病歷不曉得經辦人員放哪去了。

護士的罵法令人難忘。我發燒、手足抽搐、視覺已出現異常(空間扭曲,筆直的建物結構看起來是略彎的拋物線等),血壓低到破表。護士量完血壓臉色非常難看,手輕微地發抖,忍不住罵我:「師父,你到底吃了什麼?這種血壓,如果你今天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已經彌留了,知不知道?」我以為她在生氣,本想道歉,抬眼一看才知道不是普通生氣。她的表情是恐懼;一種害怕我當場死在急診室的恐懼。害怕與忿怒的表達有時會在激動的情緒下混淆。她走了,我躺著吊點滴,默默憶念阿彌陀佛佛號替自己助念。連護士都直接以專業判斷提示我有往生可能,還有什麼話講?

以瀕死體驗而言,六根作用的確與平常不同。視覺扭曲,聽覺變鈍,意識心記憶斷斷續續,全身無力。我對那晚很有印象。原本準備安板,突然間呼吸困難,心跳失常,睜眼驚覺空間感扭曲,以佛教術語來說就是法界變了。我努力掙扎起身下樓喚醒老人家,拜託她送我到醫院。「我怕我撐不到明天」一句話把她嚇壞了,三兩下就電話急扣叫車送醫。

這是人生教訓;生死教訓。第一,手工私釀飲食沒有經過化驗品管等食安控管流程,手工私釀者不是專業食品從業人員,這類食物千萬不要吃。第二,醫療檔案分類或醫療行政運作非外人可以理解掌握,不是專業不要瞎猜,不要自作聰明下不專業的醫學判斷。沒出事是命大,萬一出事,依世俗法律或出世佛法都要扛命債因果。第三,人與人之間不要拿心機模式互動,不要搞私下偵查(而且是完全沒有專業偵查訓練與蒐證概念的外行偵查)之餘還有疑不問,草率依情緒判斷處理,拿別人的生命開玩笑。第四,處理病人,尤其是非普通小病的特殊病患,不要派完全沒有半點醫學概念或醫學常識的人。人命的事情,沒事就沒事,萬一出事就是刑責,放手給對醫方明或世俗法全無概念的人處理形同玩命。病患萬一往生捨報也就算了,陽上人還活著會被追究種種責任,對存活的人反而是更沉重的壓力負擔。

話說回來,人生很多重要的事情沒有列入國民基本教育,倒是背誦大量一生用不到的資料,考考讀讀過後一生派不上用場,真正派得上用場的學校反而沒教。教育共業如是,不但冤了有生命危險的人,也冤了因為無知或處理不當而不小心加害他人的人。不教之過不在愚民本身,在於體制。為了欠缺醫方明薰修的愚民教育共業起沒必要的是非爭論真是不值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