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寒山詩(151~180)

一百五十一、

千雲萬水閒,中有一閒士。
白日遊青山,夜歸巖下睡。
倏爾過春秋,寂然無塵累。
快哉何所依,靜若秋江水。

一百五十二、

高高峰頂上,四顧極無邊。
獨坐無人知,孤月照寒泉。
泉中且無月,月自在青天。
吟此一曲歌,歌中不是禪。

一百五十三、

縱你居犀角,饒君帶虎睛。
桃枝折作醫,蒜殼取為瓔。
暖腹茱萸酒,空心枸杞羹。
終歸不免死,浪自覓長生。

一百五十四、

世有多事人,廣學諸知見。
不識本真性,與道轉縣違。
若能明實相,豈用陳虛願?
一念了自心,開佛之知見!

一百五十五、

董郎年少時,出入帝京裏。
衫作嫩鵝黃,容儀畫相似。
常騎白雪馬,拂拂紅塵起。
觀者滿路傍,箇是誰家子?

一百五十六、

丈夫莫守困,無錢須經紀。
養得一牸牛,生得五犢子。
犢子又生兒,積數無窮已。
寄語陶朱公,富與君相似。

一百五十七、

夕易下西山,草木光曄曄。
復有朦朧處,松蘿相連接。
此中多伏虎,見我奮迅鬣。
手中無寸刃,爭不懼懾懾?

一百五十八、

他賢君即受,不賢君莫與。
君賢他見容,不賢他亦拒。
憐善矜不能,仁徒方得所。
勸逐子張言,拋卻卜商語。

一百五十九、

寒山有裸蟲,身白而頭黑。
手把兩卷書,一道將一德。
住不安釜灶,行不齎衣裓。
常持智慧劍,擬破煩惱賊。

一百六十、

可貴天然物,獨立無伴侶。
覓他不可見,出入無門尸。
促之在方寸,延之一切處,
你若不信受,相逢不相遇!

一百六十一、

大海水無邊,魚龍萬萬千。
遞互相食噉,冗冗癡肉團。
為心不了絕,妄想起如煙。
性月澄澄朗,廓爾照無邊!

一百六十二、

生前太愚癡,不為今日悟;
今日如許貧,總是前生做。
今生又不修,來生還如故;
兩岸各無船,渺渺應難渡。

一百六十三、

自有慳惜人,我非慳惜輩。
衣單為舞穿,酒盡緣歌醉。
常取一腹飽,莫令兩腳儽。
蓬蒿鑽髑髏,此日君應悔。

一百六十四、

我行經古墳,淚盡嗟存沒。
塚破壓黃腸,棺穿露白骨。
欹斜有瓮瓶,掁撥無簪笏。
風至攬其中,灰塵亂𡋯𡋯

一百六十五、

俗薄真成薄,人心箇不同。
殷翁笑柳老,柳老笑殷翁。
何故兩相笑,俱行譣詖中。
裝車競嵽嵲,翻載各瀧涷。

一百六十六、

教汝數般事,思賢知我賢。
極貧忍賣屋,纔富須買田。
空腹不得走,枕頭須莫眠。
此言期共見,掛在日東邊。

一百六十七、

昔時可可貧,今日最貧凍。
作事不諧和,觸途成倥傯。
行泥屢腳屈,坐社頻腹痛。
失卻斑貓兒,老鼠圍飯瓮。

一百六十八、

余家有一窟,窟中無一物。
淨潔空堂堂,光華明日日。
蔬食養微軀,布裘遮幻質。
任你千聖現,我有天真佛。

一百六十九、

可惜百年屋,左倒右復傾。
牆壁分散盡,木植亂差橫。
磚瓦片片落,朽爛不堪停。
任風吹驀塌,再豎卒難成。

一百七十、

笑我田舍兒,頭頰底縶溼。
巾子未曾高,腰帶長時急。
非是不及時,無錢趁不及。
一日有錢財,浮圖頂上立。

一百七十一、

從生不往來,至死無仁義。
言既有枝葉,心懷便譣詖。
若其開小道,緣此生大偽。
詐說造雲梯,削之成棘刺。

一百七十二、

一瓦鑄金成,一瓶埏泥出。
二瓶任君看,那箇瓶牢實?
欲知瓶有二,須知業非一;
將此驗生因,修行在今日!

一百七十三、

摧殘荒草廬,其中煙火蔚。
借問群小兒,生來凡幾日?
門外有三車,迎之不肯出;
飽食腹膨脝,箇是癡頑物!

一百七十四、

說食終不飽,說衣不免寒。
飽喫須是飯,著衣方免寒。
不解審思量,只道求佛難。
回心即是佛,莫向外頭看。

一百七十五、

不見朝垂露,日爍自消除?
人身亦如此,閻浮是寄居。
慎莫因循過,且令三毒袪。
菩提即煩惱,盡令無有餘!

一百七十六、

死生元有命,富貴本由天。
此是古人語,吾今非謬傳。
聰明好短命,癡騃卻長年。
鈍物豐財寶,惺惺漢無錢。

一百七十七、

國以人為本,猶如樹因地。
地厚樹扶疏,地薄樹憔悴。
不得露其根,枝枯子先墜。
決陂以取魚,是求一期利。

一百七十八、

白鶴銜苦花,千里作一息。
欲往蓬萊山,將此充糧食。
未達毛摧落,離群心慘惻。
卻歸舊來巢,妻子不相識。

一百七十九、

昔日經行處,今復七十年。
故人無往來,薶在古塚間。
余今頭已白,猶守片雲山。
為報後來者,何不讀古言?

一百八十、

我見利智人,觀著便知意。
不假尋文字,直入如來地。
心不逐諸緣,意根不妄起。
心意不生時,內外無餘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