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愛情與鬼魂

一張床隔生死。她告訴我一件當年不敢講的事。爸爸再娶,新婚前依習俗要求男方家人先「壓新床」。她一個人睡新房、躺在全新的雙人床上,半夜鬼壓床驚醒。她動彈不得,看見我的生母的鬼魂不發一語立在床尾盯著她看。

「阿嫂,妳別這樣。」她不能動,只好喃喃苦求,「妳已經走了,人鬼陰陽兩隔,哥再娶也沒辦法,沒有男丁香火。」是的,我身為女長孫,沒有用,沒有價值,沒意義到必須逼無意居家過婚姻生活的爸爸再婚傳香火。

求了很久,媽媽終於走了。她不敢講,婚姻照樣舉行,婚後爸爸鎮日找死黨喝酒外宿不回家,最高紀錄足足喝上三天再半夜大醉叫門。婚姻不要勉強;為香火不為愛情多悲哀。

過了足足二十多年,她才敢偷偷告訴我這件靈異事件。全家就我們兩個長期見鬼遇鬼,唯二學佛,一個顯宗一個密宗。

這或許是儒家對我而言一直只是世俗帝制統治工具、不是主張人生真理的上乘學說的理由。子不語怪力亂神;儒家硬生生否定眾生生死輪迴的事實,面對現實時選擇逃避轉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