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救救小蜜蜂 Honey Bee Babies

那一年,全球農業部還沒有公開溫室效應與基改農作下嚴重受創的蜂族生存問題。不曉得是誰細心不忍,發起小蜜蜂救援工作。工作很簡單,人手一小瓶超迷你眼科用空瓶中注滿自製淡糖水,路過花叢間發現六腳朝天或側臥、飛不動走不動甚至連爬進花朵喝蜂蜜的氣力都喪失殆盡的小工蜂時餵牠幾口。小小一瓶糖水的效用非常神奇。有時烈日下眼看行將往生的小工蜂吸幾口後就擺動翅膀飛起來,有時努力拍幾下翅膀便能自行採蜜進食,有時倒在石階石柱上臨死掙扎的可憐身影就此奇蹟復活。

「這比黛玉葬花浪漫上千倍啊!」我感嘆地想。花瓣掃成堆挖坑當有機肥就算了,誰還哭埋如泣花?把小蜜蜂救活有意思多了,尤其到最後習慣成自然,把昆蟲病患直接放掌心餵奶似餵糖水也不介意。「不怕被叮?」「哎,動物沒那麼笨!臨死相救保住小命,都沒力氣採花蜜了,誰有空叮你?」

餵蚊子,餵蜜蜂,救蟑螂,放生菜蟲,給有緣見面的小小蟲兒三皈依。那些年盡做這些看似毫不起眼卻廣結善緣的迷你善事。蟲都珍惜了,寵物毛孩就當兒童了。寵物毛孩當幼兒,人類的性命就當珍稀至寶了。生命的光譜相對而不絕對,一端升級另一端連動加碼升級,善待其他眾生則人類必自蒙其益,加倍獲利。

覓花不為尋浪漫
甜美救援小蜜蜂
世間無比工農隊
護花傳粉建大功

謹向地球上最古老的農工大隊(蜜蜂家族)致敬!
大地沒有你們就沒有生物奇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