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全落階級

有上上下下就有鬥爭;有上上下下就不和合。

中年後,我體會到金字塔式的社會階級結構是人類最失敗的人事發明之最,一錯錯千古,而且找不到任何達成和平息諍的優良效果的人事替代品。只要人際關係援用階級切割就會製造人際分裂,不論上下輸贏都受傷,沒有誰幸福快樂。

我以為我們相處不錯。每天共事有說有笑又氣氛愉快,沒有任何衝突對立場面。沒想到幾天後她突然冒出一個天外飛來的問題:「你以前讀北一女?」「對啊。」我一楞。她跟誰打聽的?「難怪你這麼驕傲!」她笑咪咪地當場進行人身攻擊。我看著她的僧相,八識田翻著長期共事和樂的和合假相。果然都是假相。人,一計較名位利害階級條件就破功。

她受傷的理由沒告訴我。台灣這個受升學主義嚴重感染的高人口密度地區讓太多人在成長過程對課業、成績、排品留下不可磨滅的傷口與陰影。不只學生被秤斤論兩,還被體罰。名校也好,貴族學校也好,第一學府的老師照樣在課堂上為成績分數揍學生,從小學一路打到高中。很奇怪,四書五經教不出零體罰的先進文明;野蠻如故。

我受傷的理由沒告訴她。為了成績分數我經年累月被家暴,學校老師打,回家後母打,打到想自殺一死了之。苛虐到什麼程度?四科考三九九全班第一名還要挨揍,理由是「為什麼少一分」。競爭或名校是上一代以身心暴力強迫我接受的生涯命運,最後付出慘痛代價換來的是在升學競爭中嘗盡挫折滋味的他人的排擠與成見。再努力也沒用。再溫暖也沒用。再好相處也沒有用。一提到學歷就被討厭;被當成升遷競爭對手或存在就刺傷他人的人生勝利組。

階級的制度設計「或許」曾經是為了分工效率或行事權宜。很不幸,階級化的人際文化最後分化人類本身,讓人一生活在無盡無止的無益嫉恨比較心理,處處計度,全落階級。

說到對學校上上下下排名的執念,全球皆然。個人不介意校際競爭排名,也不認為那些排行榜與教育成就有必然因果關係。唯一有意見的一所學校在台北,不是名校,更不是高級貴族學校,而是一間古老的商職。我介意它的原因是因為它教出一個經年累月家暴虐童的殘暴女學生;它教出一個完全沒資格生育卻堅持生育的罪犯。它會教職業技能,不會教人格道德。

在此苦勸單純的青少女、學妹們不要為了榮進北一女歡喜。不當升學主義量產心理受傷、人生受挫的國民,頂著北一女光環就意味一輩子要受大量考不進名校的挫折者討厭排擠。除非妳堅守在高級知識份子的人際圈內過人生,讓身邊只有自信度與成就度夠強的優秀人才共事,絕對不涉足其他三教九流出身的人際圈與社會實態,否則北一女光環能帶來的職場利多很少,最強大的實務代價是源源不斷的背景比較與人身攻擊傷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