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孤寂成罪? Is Solitude A Crime?

「養一隻金魚太孤單,算虐待?」標題這麼質疑著。

動物保護是很新、很新的觀念,比人類覺悟不能殺小孩、打小孩、罵小孩、不可以虐童的後知後覺還遲鈍。養一隻小動物,讓牠一生無法與同類對話溝通地活在說人話、寫人字的人類世界到底算不算虐待毛孩(金魚不長體毛,「鱗孩」!)呢?大哉問!

我們是否能期待毛孩就像狼孩(被無情無義的父母拋棄於荒野,被狼族視同已出地餵養保護成長、學習到滿頭滿腦野狼習氣的人類兒童)一樣,被生物學上的異族父母(人類擔任的毛母毛父)長期教養後學習到人類文明與部分人話,進而完全融入現代人類社群生活,心理健全發展,生活愉快?

這非常值得科學細心研究。畢竟毛孩家庭比例不斷激增,動物們成為人類家庭成員的機會很高,如何在動物保護、維護動物權的前提下確保毛孩的幸福快樂毛生(或魚生、蟲生、鳥生等等)的確涉及大量生靈的生存利益,也間接重度影響人類家庭的生活品質。

如果養一隻金魚都犯法,因為讓牠欠缺同伴而犯法侵權(侵害動物權),故意只養一兒一女的一胎化政策怎麼辦?讓小孩子沒有手足、沒有兄弟姐妹相伴地孤零零長大、獨玩獨樂自言自語,有沒有犯法?有沒有虐童?養一隻毛孩來陪一胎化世代可不可以平衡獨子獨女的心理發展?養一隻小青蛙來陪金魚聊天漫游可以阻卻違法嗎?或者,養一隻貓來搶奪狗食、找狗打鬧、增加狗的生活情趣可不可以當成抗辯理由?

如果動物權跑得比人權快,人民就哀怨了:「這簡直人不如魚啊!一隻魚很寂寞是犯罪,沒有兄弟姐妹、無聊孤單一輩子都沒事兒?」人類是如此嫉妒毛孩被飼主萬般寵愛集一身的美遇。苦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