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苦犬吠月 Poor Stray Dogs

那年寒流子夜突然陣陣吠鳴聲揚開來。野狗群如狼嚎似大聲互叫,一隻傳過一隻,遠山近山吠成令人毛骨悚然的狂哮哀樂。「牠們看到鬼道眾生嗎?」我低聲問老人家,根據年輕時代從軍逃難的老生代的經驗說法。「應該不是,」六十幾歲的老人欲言又止,「不是來寒流嗎?只要來寒流,有的鄉下人就會吃狗肉進補。不管是去香肉店吃或自己偷偷在家吃,男眾就會找流浪狗下手,抓回去殺。」

我正色看著老人。她才愛心滿滿地決定將隨緣分享食物的溫馴土狗送到獸醫院治療皮膚病與打預防針,不會捉狗的她還特地情商我幫忙。捉浪浪真的不難;平日餵出感情又取好名字,跑跑跳跳玩遊戲般一抓前兩足就乖乖就範,發出撒嬌的細小叫聲,反應跟幼兒園孩子一模一樣。「牠們很聰明,」老人本身是愛狗人,拿出養孩子的母愛養狗,「人抓牠們是想照顧還是想殺掉,牠們知道。有同伴遇害就會互相通知。」

一隻流浪狗被惡人逮去,滿鄉浪浪齊聚哀歌。月光下那陣陣悲哀到極點的吠泣聲傳遠了,一條街傳一條街,一座山頭跨一座山頭,從好遙遠、好遙遠的遠山也傳來驚人的精準回應。一隻狗被謀殺,犬族互相警告彼此安危。一個人類屠殺一隻流浪犬,遍地野犬視人如仇如害,驚怕逃躲。我聽老人解釋完不禁替鄉下的婆婆媽媽悲哀。鄉下單身歧視尤烈,鮮少鄉下女眾敢拒絕踏入婚姻。結了婚,身邊夜夜睡著張口呼吸、毛孔排汗散發濃濃犬屍臭的丈夫,一輩子跟全身上下充斥狗屍味的惡臭男體交媾,交換一樣染滿屍味的口水與體液。活人二六時中帶屍臭,結婚到底是嫁活人還是嫁屍體?

「吃香肉。哎,眾生就這麼愚痴,造惡業。」老人苦笑,抹抹眼角努力保持堅強。我突然回憶起青少年時期男性長輩集體結伴吃完狗肉再回家嚇唬他們的妻子的炫耀場面。我印象很深刻。知道他們吃狗肉那天起開始有兩大覺悟:一、男人學歷高沒有用,學歷高也一樣沙文野蠻。二、女人克制不吃狗肉也沒用,嫁到吃狗屍的男人照舊接吻行淫共交通,女人跟男人一樣髒。那是年輕時期的我縱使對於高學歷中產階級婚姻也無動於衷的理由之一;完全看不出哪裏文明、高尚、乾淨、有教養。

殺一隻狗,犬族會集體悲哀。

害一隻狗,與犬族集體結仇。

狗肉文化噁心到令女眾覺得渾身屍臭的男眾不值得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