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呼叫台北市民手冊?Roger!

多年前的一個下午,我為補捉台北市市民手冊難得出門。當年初秋出門已不甚有涼意,全身夏杉也照熱,完全不了解今年盛夏酷熱至此,為何大家頭上頂著大太陽也要衝出門抓寶可夢?找著,找著,看到有公家機關就看一看,停一停,隨緣找一找。

「請問有什麼事嗎?」武備齊全的年輕警察問我。

「我想找台北市市民手冊。」我將目光從公告欄收回,這麼告訴他。

「你等一下!」年輕警察跑回辦公室又走出來,「對不起,沒有!」

「哦。謝謝,再見!」當然沒有。那是觀光傳播局之類的單位在管的,警察又不是里長,怎麼會變成市民手冊發放單位?

「等一下,要不然你去警察局裏看看?」他遙指總部那棟亮晃晃的大樓。

「啥?警察局會有?那不是觀傳局在出的?」我瞪大眼睛。

「哈,我也不知道!你就去坐一下嘛!」他憨厚地笑著。

「應該沒有,謝謝,阿彌陀佛!」謝過他,走了。

奇怪了,怎麼沒事叫個法師去警察局吹冷氣坐著?後來看新聞才知道那陣子警界事情很多、很忙、常常上新聞,很努力在解決警民感情互動與專業形象問題。「原來如此!想保庇!」也許不只是保庇;警察自己本來就是市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