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黑暗天

半路被退道心換道場的前居士叫住。換道場在居士間很常見,但是一換換到附佛外道、台灣知名邪教團體就稀奇了。

「都是正法啊!」她堆一臉笑。

「不。它很晚才出來,我出家後的事。因為它知見不正,道場下令燒書,我燒過。所以問妳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就沒辦法。」

「……」她還是堆著職業微笑替邪教攬客,要法師「參考」邪教出版的書。其他年紀更老的老居士們也一樣不知道。替邪教推銷邪見結緣品,通通不知道。名字取正不一定正;就像名字有個「仙」字的人不會飛上天。

「不知道也沒辦法;隨緣!」

離開後,我忽然想起另一個大老闆。出家十多年沒看過他老人家,為亡者特殊因緣拜訪,結果在商業區大廈電梯入口處發現上述邪教大量文宣、結緣品,顯然管理員默許大量積放。邪教入侵台北市各菁華地段吸收高階主管,看來資力雄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