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女眾的嫉妒:學歷篇

男眾身為男眾,通常因男身、男相、男色而被女眾好言好態相待,恐怕不曉得女眾圈的比較心、鬥爭心、嫉妒心多重。這裏談一個真實台灣公案。

哈佛博士返台擔任大職位,因學歷高、身份高、職權高而招嫉,她卻因長年居住美國而不諳台灣在地次文化,日常溝通還是以美國當地習慣中英文夾雜。美國大專、研究所以上院校的教授們平日以玩笑式捉弄學生 stupid 為常態,她也一樣以此為口頭禪,結果得罪一個女下屬。

女下屬是典型的台灣人,土生土長,心不直,口不直,心理嚴重不滿不直說,卻趁集會時出手抽掉座椅讓哈佛博士摔到重殘,多年坐輪椅,經常劇痛失眠,無法行走,無法上班工作。不幸中的大幸是沒有死亡。

女下屬事後沒有反省自己重傷害行為(或殺人未遂)。提起這件事,她依舊堅稱自己沒有不對,是對方不好,開口閉口侮辱別人笨。想想看,台灣人一輩子被罵大,普通人會因為被罵笨就殺人或把別人摔到殘廢嗎?

這是活生生的台灣案例。女眾為了嫉妒其他女眾的學歷、成就、地位可以造惡業到什麼地步。當年我聽完加害方的自白後心都涼了大半截。一個護理院校受醫護訓練出身、在醫院上過班的女眾都覺得把別人摔到重殘廢沒有錯,道德淪喪到什麼地步可見一斑。

發生這麼嚴重的事件,職位派任開始理將俗反。人素質不高,為了保護特定人士,不出名,不坐大位,不招妒招來殺身之禍,才是真實的善護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