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母親與娼妓

父權社會將女眾兩極化為母親與娼妓;合法、道德、受讚美的高級淫欲對照合法或非法、不道德、受批評、卻一樣受廣大男性歡迎的不高尚淫欲角色。受父權思考框限的母親們一生都難免注視淫欲光譜另一端的女子:娼妓。

在我的青春少女時代,「母親」就這樣對我大吼大叫過:「我對妳夠好了!沒把妳賣去當妓女!」此話一出,我心理非常震撼。種種相當惡質低劣的母女互動與上不了檯面的侮言辱詞構成我家庭生活的主要成份,也造成我對母親身份、異性戀女性身份相當大的質疑。我可以與大量母親和合共處,我也知道社會上不乏好母親,卻完全無法踏入母親身份。母親對我而言是負面人格範例,不道德錯誤範本。極度惡口的「母親」、起惡念賣女為娼的「母親」、兩舌離間親族的「母親」在我的認知裏還不如得不孕症一生無後來得有益國家社會。

北一女學生受辱為雞的事件與我的黑暗青春期往事對比之下足證台灣女權發展沒有多大進展,以母職為傲的女性依舊站在父權同一陣線公然侮辱淫欲光譜另一頭的娼妓。一樣行淫,一樣充滿欲望,一樣臣服於本能,一樣貪染性生活,父權道德系統給出截然極端的二元評價。

北一女學生本來就是受侮辱、受霸凌、受盡嫉妒的明顯攻擊對象。別說外人要攻擊,家族家長也一樣出於嫉妒而侮辱攻擊。女眾過惡多、口業重、瞋心嫉妒障道等等都是生活常識,負面事件與負面人生經驗眾多。或許台灣次文化向來是「片面要求受害者吞忍,不願公開譴責加害方」(傳統宗教尤其如此),大量犯罪黑數與自殺死亡人口才會年年源源不絕,卻仍有大量不知事情輕重的人滿心渴望壓案吃案傳播正能量……

粉飾太平本即社會問題從根腐敗、無法解決的病根所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