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有把握嗎?

這一篇的僧寶是老和尚,眾生寶是出家前的我。

身旁的老俢行知道我有意出家,不斷以《維摩詰經》留人。留人當然有世俗目的;全都在擇偶期,全都打算結婚生育,多障一個出家等於多替婚姻市場留一件商品。比起在情場打滾的同輩,我覺得還是問有出家經驗、長期修行經驗的長輩妥當。

追在老和尚身後,合掌將《維摩詰經》中大士現居士身折服小乘阿羅漢僧的論點簡述幾句,滿臉疑惑的我請教道:「現居士身有沒有辦法修到這樣?」我不敢說這是同年紀的佛友們擋我出家的理由。老和尚深深看我一眼:「有把握嗎?」我?我跟維摩詰居士比?「沒有!」我大聲回答。老和尚轉身接受另一位同參的提問去,而我心中有了答案。

我憑什麼跟維摩詰居士比?

人家古佛再來,我呢?

人家菩薩功夫遠超羅漢聖者,我呢?

除非夠自大,誰敢拿自己跟大士比?

所以,我出家了。我很有把握只要我留在世俗、現在家相、在紅塵打滾,這輩子絕對不可能修證程度偉大到跟維摩詰大士一樣。我沒有把握以在家身修出比阿羅漢更高的證量,老實出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