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粉紅法界

坐在素食老店,看白狗開開心心搖尾進出,為防暑熱剃到露出粉紅色皮膚。牠一臉歡快,看客人也搖尾,看主人也搖尾,甚至不在乎大家對準牠的粉紅潮犬造型猛看。「狗真的跟貓不一樣!」我憶起貓兒子。貓兒子們寶貝他們一身美毛寶貝得要死,不論長毛短毛,只要為守護牠們的健康剃毛或洗澡,牠們就垂尾皺眉憂鬱久久,甚至惜毛惜到自個兒跑去照完鏡子後縮到牆角睡,擺好幾天臉色給我看。哪像狗,白狗剃到變粉紅狗也高高興興沒意見。

然後,怪事出現了。背著深粉紅色背包的祖母帶著全身上下粉紅洋裝的小孫女坐下來;戴著粉紅大帽子又穿著粉紅色夏裝的太太在對面坐下來;左手邊的、左前邊的太太們身上或多或少也裝著粉紅的什麼,我突然坐在粉紅法界,就像給結了界。

「只不過是專心思考一下粉紅色!一下下!」到底粉紅色恐懼症治好沒?我問我自己。粉紅小女孩不專心吃飯,努力盯著我看。她不專心吃給嗆著了,左邊的太太趕忙插嘴叫她祖母快點餵湯喝,她的祖母也認真地應聲「嗯」。明明不認識的一票人,坐在素食店裏吃一餐倒吃出一家人的氣氛。

打念頭就這麼厲害。

台灣的人情味更厲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