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童心實相

小小男童被比丘兇哭了,我哄著他,拉著手步步,他破顏微笑。

「這麼小就好色!」或低評。

「不行,這麼小就有分別心!」或嚴肅。

「這樣長大要怎麼出家?」或質疑。

「喝,不行!過來師父這裏!」威風十足。

他換上一張苦瓜臉,重新泡回比丘堆,聽過去世的師兄弟們「曉以大義」。

哎,你們才不懂呢,我心念默打著。他心清淨單純,他才沒看走眼;我也是比丘師兄弟再來,只不過權現尼相而被居士們期待要「處世如花不發脾氣」(師父,您長這樣不應該生氣。這哪門子道理?長這樣不行生氣?比丘訶斥指導沒關係,小僧不行?)才隨順大眾,處處笑臉迎人。他的童心直覺極準:小僧亦師兄弟。

有時,小小孩的直覺遠強過成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