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被誤解的慈悲

甲難得約乙吃素,兩個人平時都吃葷。吃到一半,乙突然善根現前,提到自己平常太愛吃龍蝦,吃很多,心念上過意不去。甲聞言馬上高分貝大聲「開示佛法」:「你愛吃蝦就盡量吃沒關係!佛陀會慈悲你,原諒你!不要執著罣礙!」乙默默聽著又低聲回答了幾句,甲依舊高分貝支持他繼續大量攝取龍蝦,以佛陀名義合理化。在整間安靜的素食店中,甲高亢的葷食主義論述非常突出,卻沒有半個素食者想理他。

佛陀慈悲人,那誰來慈悲龍蝦?

一尊只慈悲人不慈悲動物的聖者還神聖嗎?

只慈悲人的慈悲是慈悲在佛法上的定義嗎?

凡人真的本領高強到能成為佛陀發言人嗎?

送走那麼多一生堅持大魚大肉、最後在重病痛苦中往生的亡者以後,我的體會是有些業力至死方休甚至至死不休,度不動。癌末病人都能公然反抗主治醫師的醫囑偷吃葷、吃葷吃到癌症四處轉移打嗎啡無效(下到劑量上限也無法止痛),最後在嚎叫中斷氣,留下極恐怖的記憶與遺容給家人,還有什麼好說的?癌症醫師都度不動、講不聽,寧願痛到嗎啡無效也要偷吃肉,會聽宗教師的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