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法難式焦慮症候群 DDAS: Dharma Disaster Anxiety Syndrome

初出家時沒想太多,天真地法喜。出家已久的她告訴我她的修行焦慮。她自述自己極可能是中國大陸經歷過三武一宗或文革教難、法難的出家人轉世再來,從接觸佛法一路到出家都對被強迫還俗當俗人有深刻的心理焦慮。

從此我開始思惟「法難式焦慮症候群」。知道我部分血源屬大陸文革受害家族的人並不多。若論宗教不自由、文明不現代化造成的華人宗教悲劇,按理說我應該憂教憂法憂文化非常焦慮,怎麼看不出來?備案已經找好了。

最壞的打算是中國人不反省不檢討不改過,愚痴無明的反宗教情結再度發作,造成人為式宗教災劫。遍查網路資源,發覺歐洲的安樂死服務非常不錯:流程規劃、醫療諮商、法律架構、人力佈局、配套服務、資訊公開。與強迫還俗、失去信仰、人格剝奪的東方悲哀相比,歐洲式的和平合法安樂死顯得有如「大確幸」。

從此各路居士(含親眷)口頭上怎麼念著「還俗」二字我都不太有所謂,每聽一次「還俗」議題就回想一遍歐洲安樂死服務。最後的後路都打算好了,不必死在話下。這個解答可能會令居士很驚訝:「啊,世俗名利愛欲享樂權位不是很好?怎麼有人寧可安樂死也不肯還俗?」

心境而已。有一天你也會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