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最後一舞 Last Dance

一、仙人與舞女

在那神秘古老的波羅奈國,有個王子捨棄王位入山修仙,獲得五種神通。五通仙人不是阿羅漢聖者,還沒出三界生死,隨時有墮入六道輪迴的風險。有一天,他隱居深山修行的身影被能歌善舞的緊那羅女發現了。

她自以為貌美如花,麗勝天女。拋媚眼,伸玉手,她展現種種嫵媚姿態,且歌且舞,誘惑著眼前的修仙人,想讓他染著女色退失仙道。王子雖未證聖果,道心卻十分堅強。他一點非分之想也沒有,正經八百地對異族美女好言開示:「這個世界上,一切有為法都不永恒、不固定、不長久。依我觀察,妳的身體充斥無量臭穢內容物,雖然有一層薄薄的表皮覆蓋遮掩,也一樣難逃無常結局。總有一天妳會失去目前的美貌,變成頭髮雪白、色衰形枯、駝背難行的老太婆。妳現在為什麼為著一點點時時變異、終將失去的美色而沾沾自喜、放肆驕傲?別說是外表,妳引以為傲的歌聲也會老化走調!妳到底為什麼故意在我面前扭抳作態呢?」

緊那羅女聽到這裏已經明白誘惑計劃通盤失敗。她收斂炫美耀色的浪蕩姿容,恭恭敬敬地向修成仙道的王子懺悔,承認過罪。「我發願,」她以無比曼妙的嗓音說道:「如果我來世可以了斷生死,我希望在您身邊得道證果!」

二、佛陀與舞女

好幾大劫的歲月過去了,仙人再度轉世為王子,出家得道,號為釋迦牟尼佛。緊那羅女則轉世為人,投胎到雙親都是專業舞師的優秀舞蹈世家,芳名叫「青蓮華」。她不但美麗、聰明、口才好,又善解女性專長的六十四種藝術,年紀輕輕便成為舞蹈界第一把交椅。

「這城市有沒有比我更會跳舞的舞者?有沒有比我更聰明的學者?」青蓮華參加城市級舞林大會後當眾發問。

「有有有,」擠爆會場的粉絲們用力大聲回答,「我們有個市民叫做佛陀,又叫世尊,住在迦蘭陀竹林,非常善長問答論義,一定包妳滿意!」

「哦?」她一聽,眉毛一挑,秀手一招,便帶著整大票粉絲浩浩蕩蕩出發,像抓寶可夢精靈一樣狂熱地朝迦蘭陀竹林出發,邊走邊大聲熱舞歡唱。一直到人已在佛前佇立,眾人圍觀,她依舊不捨戲笑,態度非常驕傲,半點恭敬心也沒有。

佛陀看她如此,不發一言直接以神通力將她變成又老又醜、年近百歲的老太太。年輕貌美的青蓮花突然發現自己變成衰老的老人,大吃一驚:「我的身體為什麼會變這樣?是發生了什麼因緣?怎麼一下子衰老了?一定是佛的威神力讓我這樣!」念頭一轉,她慚愧了。她低下頭來認錯:「對不起!我今天在世尊面前驕慢自大,實在是太放肆了!請世尊您原諒我!」既然知錯、懺悔,慢心妄起妄滅,佛陀立刻再施展神通力將她變回年輕貌美的本來模樣。

如果是你,眼前的美人變老變醜幻化無定,你怎麼起心動念,怎麼激發感悟?原本追隨青蓮花來看好戲的粉絲們心理產生極大的變化。對於女色、女體,他們發起深深的厭離心,對於世間無常有為法,他們生起強烈的真實體會。宿世善根深厚的他們或證一果、二果、三果、四果,或發心證辟支佛,或發起無上菩提心,願成佛道。粉絲們當下證果,青蓮花也當下求出家。沒過多久,青蓮花比丘尼便證四果羅漢,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脫,成為眾所敬重的阿羅漢聖者。

以美貌為傲、才華為驕的第一舞者告別最後一舞,出家得道。藝術人若佛緣現前,悟心明淨,了卻生死大事,修行成就不可限量!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舞師女作比丘尼緣》


-修行筆記-

一、城市交流是否包含藝術交流、宗教交流,甚至深化為法義交流,成就群體開悟成道的殊勝佛事?

二、城市行銷除了俗諦上的人、事、時、地、物本土特色推廣以外,三諦圓融的聖賢偉人、社會賢達、好人好事、善心義舉的正向道德交流是否也很重要?

三、城市如何高調展現人才、鼓勵人才、提昇人才?

四、女眾如何看破放下世俗薰修的美貌迷思與性別角色,向上一路正念修行?

五、執迷女眾色相者如何以不淨觀、無常觀、苦觀、空觀、無我觀調伏自心?

六、在家眾若有福德因緣出家,於出家緣熟時如何把握當下出家因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