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我是和尚 ボクは坊さん

首先,讚美ボクは坊さん的法律人導演真壁幸紀先生的選材眼光。跳脫僧侶題材的傳統視角(政教糾葛、歷史恩怨、還俗爭議、佛教典故、高僧傳說等),選擇將目光放在現代、當下、此時此刻的僧眾的修行生活日常與僧才栽培實務,拍出難得一見的當代佛教文學電影。

影評通常強調日本佛教娶妻生子飲酒食肉與漢傳不同,然而這並非觀影重點。若嚴格以古印度佛制僧團標準來檢視各國教界,世上沒有任一個國家的現代教團全面符合古制,幾乎都受制於各國歷史時空演變做出大幅度的調整以期適應、生存。

這部片可貴之處在於它關注當代教運重點:一、僧才來源。二、僧才培訓。三、僧侶職務。四、護法會務。五、寺務佛事。它鮮少廣引經教名言等教義理論,聚焦於法師度眾的日常生活,連開示法語都非常白話、口語化、現代化、生活化。

以佛教電影而言,各國這十年來已經拍了太多對僧尼還俗充滿幻想、藉機穿插大量情欲劇情的俗濫片,無非喜歡放大修行失敗、誘惑成功的個案。那些電影對真正走大乘路線的台灣僧侶而言意義不大:台灣僧眾長期處理世俗家庭問題、輔導居士感情問題,面對海量痛苦個案的實務結果通常是出家愈久對家業愈厭離而不是愈貪染。台灣僧侶的確有局部為情欲誘惑還俗結婚生子,但比例不高,還俗人口遠遠低於曾經經歷家業、戀愛、婚姻、生育折磨而覺悟出家的僧侶人數。一般人鮮少認識還俗出家眾故對還俗情節充滿好奇與美好幻想,僧侶卻認識真實的退道前師兄弟,對還俗者的人生現實問題的了解相對深刻。在浮濫地量產十年情節大同小異的還俗片後終於出現正視弘法實務現況的寫實片,對宗教電影的前途發展是可喜可賀的光明開始。若以弘法實務現況為題材,以大乘教運當下走勢為題材,拍上幾百年也拍不完,對反應居士需要與解決社會問題也有極大助益。

法律人導演的優點是將法律發現真實的精神運用於電影藝術。他不隨俗跟追一般佛教電影題材,而是盡其所能呈現事實:一個當代日本新生代僧侶的日常真實,當下的修行人生。由於求真,連帶也難能可貴地將護法會與僧眾交流互動的面向突顯出來,除了老住持對新住持的期許以外,事實上真正永續護持、支持道場運作的力量來自堅定不移又勇於建言的護法會居士群。本片的長老角色詮釋相當出色,的的確確現實就是如此,對年輕僧侶既有長輩的鞭策訓示又有居士護法的尊重期待。

當長老護法群因緣成熟,和尚的弘化因緣就成熟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