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出家太好命

在「酸民」一詞發明前,因為工作使然,我天天應付批評道場、譏嘲僧眾的酸民,面對面被酸。

「你們很享福啊!這麼大,這麼氣派,這麼好,住好吃好用好很高級,皇宮!很好命!」酸民們天天酸。

「那你怎麼不出家好命一下?」我笑回。

「……」酸民一楞,表情很精彩。

我看著他的表情,不難知道他腦海裏飛過什麼。家裏的財產。家裏自己珍藏的寶貝。甚至太太白天夜晚種種變化不定的特殊表現。車子。孩子。事業。娛樂。酒。肉。他很清楚他真正要的「好命」跟他嘴上酸的「出家好命」完全是兩碼事。他很清楚他為了什麼千萬般不願捨家。

後來我去跟佛菩薩發了願,末法之所以末法就是比丘僧太少,惡知識太多。我要發願度很多很多男眾出家當比丘。為此,我要結很廣很廣的眾生緣。我要把我宿世迷路的比丘師兄弟帶回佛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