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關於米蟲

「米蟲」污名盛傳代表地球人口過盛,人群苦於苛酷資源競爭。

解藥?禁欲禁孕,人口大幅下修,降低人我競爭激烈程度。

讀了些臉友轉貼軍公教臉友的自清文,沉痛自清非米蟲。米蟲污名議題最有資格討論的是僧眾,僧眾被污名的歷史與幅度遠勝軍公教。

實務上,由於長期廣泛被群眾污名化為米蟲,台灣佛教界培養出與勞基法/勞權/人權精神完全相反的過勞光榮精神,為期至少半世紀以上。以我送別的癌末師兄弟而言,不滿四五十歲往生者生前經年累月操勞過度,全年無休,幾乎習慣一日工時十二小時以上,以為本份。長久污名的結果,僧眾必須勞動程度達到居士的兩三倍才讓居士認為正常;居士不知道錯誤的觀念讓多少僧眾重病早亡。有一回,客坐喝茶時正巧一旁不認識的道場的陌生老僧在面試外國來台少僧,開口就是一大串十來種職務要求,直言「樣樣都要做」,講半小時全在講義務,沒講權利,典型的台灣早期零勞權概念式思惟。那種操法不當,當然會操出後期僧脈斷層或年輕人不願出家的現象。

俗眾在勞資糾紛中爭,可能不曉得僧眾工時怎麼算。若需要,三天七十二小時共睡五、六小時,六十幾小時全醒著,用飲料或針劑撐。若下令,一天平均工時十五、六小時以上,大切三分,文書、庭園、廚務。

軍公教不願受污名肯講是好的。肯講總比默默承受默默苦勞早夭來得強些。我支持適度表達。沒有人應該被叫米蟲;若嫌別人米蟲浪費糧,直接上立法院陳情推安樂死合法化即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