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療傷 Healing The Wounds

 「若我不度這群惡賊,他們日後隨業受報就好比石沉深淵一樣!」佛陀思惟。

國境之南有座離都城兩百里之遙的大山,是南方各國通商出入境必經要道。在這麼重要的交通要道上終年住著一群山賊,專門下毒打劫商隊旅客,讓國內外民眾飽受其害。惡賊集團作案規模一件比一件兇殘狠毒,偏偏山路不通王宮皇家大道,國王事後動員軍警追緝總是徒勞無功。

「受害眾生可愍,那些惡賊也可愍,如來出世還照舊造惡犯罪。不知善分別罪福,雖逢佛世卻完全不聞法音!」佛陀再思惟。

度賊有度賊法門。佛陀施展神通力,變化成一個身穿高級華衣、雙手帶刀提劍的優雅騎士,坐在馬背上好不威風。看,那金銀珠寶巧奪天工的馬勒,夜明珠閃閃發光的精巧馬飾,再配合馬蹄節奏步拍輕輕吹起典雅的樂器,簡直是一塊自尋死路送上山門的大肥肉哇!

「今個兒貨上檔!」賊一說。

「對嘛,當賊這麼久也沒看過這麼有錢的公子哥兒!」賊二說。

「簡直雞蛋碰石頭啊,穩死!」賊三說。

「廢話少說。弟兄們,上!」賊頭下令。

「五百個打一個,穩輸!」賊四樂了。

「來,看我亮出傢伙!」賊五等不及了。

五百個打一個,輕敵了。沒想到那漂亮文雅的公子哥兒不是省油的燈,只見他樂器打口袋一收,張弓便發發命中要害絕無失手,也不知是打哪來用之無窮取之不盡的利箭,三兩下便射得五百賊人倒地哀嚎。群賊平常只知毒害別人,不曉得當中了毒箭的被害人是什麼滋味。一箭一瘡傷,劇毒藉血液循環導入臟器,沒多久,毒力發作快的就瘋言瘋語神經失常。

「哇!對不起對不起!」躺在受害者的位置上的惡賊哭了。「我們投降!大爺饒命,小的有眼不識外國神人,冒犯了!拜託,請你原諒,求你幫我們拔箭!傷口好痛,神智不清,又渴又餓又想吐,難過得要死!我們受不了了!我們不想死!」賊人們大呼小叫。

害人的不希望被害;剝削的不想失去;殺人的不想死。人性;劣弱自私的凡夫性。「哪裏痛?」武功高強的外國大俠漫應道:「箭傷不算痛,箭創不算深。這天下,依我看,最深的傷口是憂愁,最重的創口是愚痴。你們啊,心裏有貪得無厭的大憂患,行為有殺人奪財的大愚痴。你們自己這兩項大問題不解決,毒箭惡瘡哪有辦法好?你們的問題太嚴重,已經根深蒂固,世俗勇士武夫都拔不動了,只剩最後一條活路:那就是趕快聽經聞法增長智慧、明心見性治好心病,把憂惱貪愛、愚昧我慢的惡念拔除,制伏不擇手段犯罪發橫財的不當邪念,腳踏實地積德學慧,以後人生才會平安幸福!」

說完長篇大論的人生大道理,外國大俠突然不見了。哪來什麼俊美劍客?原地只有一尊相好殊絕的佛陀。古代畢竟是古代,連當罪犯的職業壞蛋的學問都不錯,人人懂得幾句詩。「斫瘡無過憂,射箭無過愚,是壯莫能拔,唯從多聞除。盲者從得眼,闇者從得燭,示導世間人,如目將無目。是故可捨癡,離慢豪富樂,務學事聞者,是名積聚德。」佛陀以詩偈開示,足證賊人的學識還是不錯。換成現代,詩?詩偈?別說當賊的,讀到大學研究所也不見得有什麼詩興。

劍也出了,箭也射了,法也講了,詩也吟了。五百惡賊集體下跪懺悔,身上幻化的劇痛隨傷口的癒合消失,高高興興三皈五戒改行當好人,不再故意加害國內外過境人民。從此惡人改惡行善變成好人,國家富強,人民平安,山路也成為國際溝通最優通路。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多聞品》


-修行筆記-

一、「人生世間,橫死有三:有病不治為一橫死,治而不慎為二橫死,憍恣自用不達逆順為三橫死。如此病者,非日月天地先人君父所能除遣,當以明道隨時安濟。一者四大寒熱當須醫藥,二者眾邪惡鬼當須經戒,三者奉事賢聖矜濟窮厄。德威神祇福祐群生,以大智慧消去陰蓋,奉行如此現世安吉終無抂橫,戒慧清淨世世常安。」《法句譬喻經  多聞品》

二、如何以佛法教化「加害者」或罪犯?非常剛強惡劣的加害者是不是非要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才有辦法產生同理心?

三、為什麼華人社會後期詮釋出的「俗民道德」雖然大量借用佛家術語,實質內涵卻與佛經義理相反或完全顛倒?華人社會一面倒「要求被害人檢討、替加害人脫罪」的社會歪風是如何形成的?

四、按理說,人類身為人族,應該要全球團結為全人族的美好前景奮鬥努力,以增益全人族子子孫孫的和平繁榮為遠大夢想與生活目標。可惜,在全球和合互助的場域,總是有心存歹念的壞人阻擋良性互動的進行,硬生生破壞人類自由交流的人族權利。我們是否應該學習佛陀度壞人的手眼,既然正面方法度不動,不如先把壞人放到受害者的位置上、折磨他、給他苦、激發他感同身受的同理心再講?

五、當長輩的老者若故意惡障新生代建立全球良性互動的榮景或惡意分化人族向心力,那類惡心惡行的老者會招感何種果報?被棄養?被嫌厭?病痛纏身的痛苦晚年?橫死?還是死後墮三塗惡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