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台灣人的我慢

台灣人:沒有公認的尊嚴,沒被發現的我慢。

台灣人是個受盡屈辱、壓迫、不公不義不平對待與公共質疑的不確定身份。國際社會不夠尊敬台灣人的身份,不過原因不盡然只能用狹窄的政客說詞解釋,還有深層的修行上的因果。

除了真誠修行反觀覺照的台灣修行人(不分信仰宗教或神職世俗身份)以外,我慢心重的台灣人並不少見,慢心之強令人嘆為觀止。出家前不曉得,出家後才日益明白積弊之深難以回天。

勸我還俗者眾,親友以外不乏街頭偶遇的陌生過路人。他們的理由分析羅列下來不外乎如此:長相不醜,年紀不老,學歷不低,家世不差,頭腦不笨,前途不壞,為什麼要出家?出家多可惜!

由群眾的價值系統反推,多數台灣人心目中的僧眾形象是什麼呢?醜。老。學歷低。家世差。頭腦笨。前途壞。那樣的人出家才不可惜,社會條件很不好的人才出家,社會條件好的人要留在社會當世俗人。世俗人的社會條件遠優於出家人才正確,條件好的人不應該出家,條件差的人才應該出家。

以大眾心理學分析,看不起出家人、輕賤出家人的台灣人很多。正因為慢心重的台灣人很多,才會受不了社會條件相對好的人出家;慢心重就認定站在與自己一樣的世俗身份的人都應該條件優於出家人,無法忍受社會條件好的人選擇以僧為業,因此,看到社會條件好的人出家就要拼命找理由浮誇狂勸捨戒返俗。

慢心重的果報就是不受尊敬。舉國普遍慢心重,國際社會無法尊敬國民。兩岸一樣以反出家、瞧不起出家眾為社會群眾集體意識主流,兩岸都一樣不受國際社會尊敬,雖然表面上不被尊敬的理由不同,因果上都源自慢僧自舉的大我慢:「世俗人比出家人高級。條件好不可以出家,出家是條件差的人才做的事。」

愈是我慢的社會愈在語言文化中強調謙卑,做不到只好不斷口頭提醒。人們會不會天天開口互勸:「你要記得呼吸啊,好好吸進氧氣!」不會。人們自動自發已經常態性執行的人生日常不會變成語言系統的命令句或祈使句,有必要不斷以命令發佈或以祈使句宣傳的都是人們很難做到的事情。

我們太驕傲,我們看不見我們的輕慢,我們無法享受尊敬。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