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賭博業打工記:打破履歷表迷思吧!

大學時代被砸重金開色情酒店(含性交易服務)的年老退休公務員譏諷刺激「法律系學生太單純不知道台灣社會實際狀況」後,故意趁暑假隱瞞學歷跑去台北市高級商業區的賭場打工。從老闆、會計、同事、到客人都不知道混了一個法律系學生進來,更不曉得這個長相幼稚的新工讀生平常天天跟大法官、資深法官、名律師、重要公務員、社會地位極高的法界學者們相處。

這種特殊工作經驗(另類臥底或刺探民情)能端上履歷表嗎?

賭場實務運作內幕(事實是老闆與管區警察及地派黑道有深交,月入幾百萬之餘專靠塞紅包躲臨檢,不時被通風報信拉下鐵門假裝沒營業)對照顯然管制效果有限的法條,我認為台灣政界與知識份子力推賭博合法化是因為生活圈太舒適,不知道賭債、賭習毀壞多少家庭或阻斷多少人的前途,更不知道賭業通黑道,賭業是滋養毒品業、色情業、私槍業、暴力討債業等大量犯罪的黑金庫。養一個交不了多少稅的「合法」賭業出來(有能耐私通警界躲臨檢更有能耐變造會計帳逃漏稅),全社會要付出龐大的、數百千倍以上的代價去處理衍生犯罪與家庭衝擊。

我也是賭業受害者之一。若非賭博一事侵吞掉家父大量薪水收入,我的成長過程與求學過程不會那麼辛苦。在打工過程中遇見不少中產階級、企業主管,都是西裝筆挺的知識份子,坐個半天一天就可以輸掉起碼一兩萬元以上。他們一天輸的可是目前大學畢業生一個月的薪水總額。我們有多少社會生產力浪費在賭場?

當時店裏有個正職服務小姐長相酷似王祖賢,天天被男客騷擾,拼命約下班吃飯出遊,連公開開價表達交易或包養者都有。賭場也是性交易媒介。至於有沒有毒品交易,打工時間太短沒來得及打探。

台灣沒有寬廣的國土、大到足以故意在某個偏僻遠州開放賭場,把傾向毒賭色暗黑人格的公民集中過去好讓其他地區保有相對正面光明且符合聖經修持要求的正派社區運作。台灣很小,人口稠密,開了一個惡業大門就等於感染全國,不要輕易嘗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