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裝女人的男人(女性化霸凌八十二)

幼稚的面相、異國的背景、出家的身份、疏疏落落為數不多的臉友引起他的高度興趣。身為華人的他熱切地稍來一封長信,告訴我一個奇特的人生故事;「她」自己的故事。

「她」說「他」原本一生自認為性別是女性,撐到出社會工作終於再也不能忍受,決志動變性手術變成真正的女人。為進行這場手術經歷許多煎熬,幸而有個姐妹花知己相伴,一路聽「他」傾訴,守著「他」住院等動刀。姐妹花知己知書達禮性格好但長相平庸,告白坦言不由自主愛上了心理性別一樣是女性的「他」。「他」被女方的誠意感動,回應以柏拉圖式不帶情慾的百合愛情,放棄變性手術出院後保留男身與女方結婚,成為一對法律認可的異性戀夫婦。

(這是編故事吧?)

結婚以後,「她」在心理性別上的存在依舊如昔,對太太有恩義、有感動、有愛情,沒有慾望。「他」主動提及婚後很少有性生活,太太非常深情,非常忠誠,非常認真學佛。接下來,「他」與「她」這身心割裂的兩極性別認同對我提出一件出家以來沒有居士膽敢提出的建議:「請你把我當成女人,告訴我你的慾望。別怕,你什麼都可以告訴我,我跟你一樣是女的!」

(這是網路性犯罪吧?以為在騙十五六歲的小沙彌尼?)

不理他,又求;不厭其煩地寫長信。我靜靜邀請他的太太當臉友,沒有說明或理由,沒有爆料她丈夫背地底寫信向女眾法師亂提奇怪的要求,單純以防萬一有個處理。假如寫信來的男人精神正常,或許可能是常態性網路感情騙子。萬一精神不正常胡言亂語編故事,先確認「太太」是另一個人類或是他本人分身扮演分飾夫妻二角。太太從來不寫信談丈夫,非常喜歡念阿彌陀佛。兩人文字風格幾乎相反,談吐口吻截然不同。

(若有小孩,小孩順便種善根啊!)

觀察再觀察。久婚無子,兩人相依為命。妻子留言極簡,標準佛弟子。丈夫留言極多,網友有不少年輕女性,版面完全沒有任何女性氣質或女性視野可言。以我多年泡在女性論述與性別論文的薰修以觀,他只是一個平凡得不得了、對女性保有本能興趣的普通男居士。性別認同是男性的男同性戀者會因為長期情執男性而發展或同理各種女性心理的特色在他的文章中完全找不到痕跡;沒有任何性別跨界者的典型人格特徵。既然他是一個普通異性戀男性,為何要背著太太編一套故事求女眾法師談慾望?

(編故事總不離動機與目的,是吧?)

他不曉得我的真實年紀或學經歷工作背景,不了解台灣大乘佛法度眾文化運作方式,甚至好奇問我為何要將他太太加為臉友。他發的最後一封信問了一個更加倍古怪的問題:是不是有看到其他女臉友指控他是一個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的流言?沒有,我答。我沒有拆穿他是出於對無辜太太的憐愍與同情。畢竟,丈夫上網跟別人怎麼互動她不是不知道;表面上的部分沒有。真的沒有?沒有。那就好。

(發現了嗎?發現自己被發現了嗎?)

那是最後一問。再三要求我談慾望卻被我答以滿紙經教義理,他耐性用完默默退出臉友。我依舊與他的太太保持很久的臉友互動,完全正常的僧俗修行互動,再撐一兩年後太太也無預告默默退出臉友。我沒機會問她是不是後知後覺?這麼多年以後,終於知道丈夫背著她打什麼念頭、做什麼動作。

初上臉書境界多。事情過很久以後,好友忠告我上網要多小心,網路上份子很雜,什麼人都有。忠告未免稍晚了些,個案已經處理掉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