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親情這把兇刀

正常人萬萬沒料到天倫之樂也是一把殺人刀

「假如人類不要只是愛身上有自己的基因的親生孩子,那麼,我就會被當成孩子被愛吧?」童年的我如此覺悟。只為了我身上沒有她的基因,我是童工、出氣筒、夫妻吵架轉移瞋火的活體替代物,無法成為家庭定義下真正的「孩子」。

正常的社會人歌頌並期待父母子女的親情,認為它美好且溫暖。我的人生經驗正好相反:生母自殺身亡,生父經年累月逃避不在家,長期父母缺席的幼年期結束,童年迎來的父母初體驗卻是虐童與家暴,明明白白挑明問題出在於我是「別的女人生的小孩」。女眾的母性本能(愛身上帶有自己的基因的下一代)成為童年所有自殺殺人動機的受苦源頭。「人類沒有能力愛完全沒有自己的基因的孩子嗎?只要沒有基因關係就不行嗎?」

正好,班上有個美麗聰明、口才出眾、樂觀愛笑的女同學的母親病故數年後父親續弦,難得可以對照交流,我便經常找她討教。她的後母是個大學畢業的知識份子,有工作能力也有知識能力,不但沒有虐待前妻留下的一對女兒,相反的還全心全意教育她們、陪伴她們,多年沒有生育打算。

「後母會不會打我?」她有一天毫不在意地大笑回答我:「會啊!我跟我姐打架打太兇、她勸不聽最後生氣就把我們打到我們不打為止啊!」「妳姐不是大妳很多,大學生,還跟妳打架?」我好驚訝。女同學笑得更狂了,「我們去租漫畫,兩個人搶著看搶到打架啊!我姐很孩子氣,看起來比我還小!」菁英粉領上班族與大學生繼女、高材生繼女三個人為了搶漫畫扭打成團的場景比漫畫還漫畫!

我很早就知道世界上有女性有能力去愛跟自己沒有基因關係、血緣香火的新生代,我的問題是運氣不好,別家遇上的善緣我沒福份遇到。「善待與自己沒有半分基因血緣關係的兒童」變成我規定給自己的人生功課;我遇不到的至少可以先訓練自己做到。

有趣的是,善待兒童的特質在一般人的解讀認知還是圈限在一般家庭想像。不論僧俗,看我善待兒童的言行有高達九成以上誤以為那是「出於女性喜愛兒童的母性或宜室宜家的人格特質」,完全不知道那是我修補家暴虐童創傷的方法,自己替自己開列的道德要求。

一輩子練習善待與自己沒有基因血緣關係的新生代的人根本不會認為生育繁衍與自己有絕對基因關係的孩子有何必要。世界上有幾億兒童可以疼愛、需要關懷,何必再製造幾個來瓜分嚴重不足的教養資源與身心支持?出發點不一樣,價值系統風格不同,隨之人生選擇就非常不同。

被親情(基因執念)這把兇刀砍殺過的人不一樣。不論世人如何稱道它的甜美芳香,它留給我的輪迴傷痕生生世世遺留業種,不忘不失。出家是一個有力選項;在家眾停止將血緣視為善待兒童的必備前提是另一個兒少人權保障選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