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博奕政治 Game Politics

福增拜目連尊者為師剃度出家,隨師出行。

「啊,好恐怖!」福增不禁放聲大叫。前方有一座巨大的白骨山,體積龐大到遮蔽陽光,讓生死海岸徒留一大片不祥的陰暗。

「來,我們上去。」目連示意弟子跟著自己爬上骨山。兩人站上屍骨架疊的異度空間體會臨場業力。

福增忍不住請教師父:「師父,這座大骨山緣起為何?」

「你想知道就告訴你,」目連平靜地回答:「這是你過去世的屍骨遺骸。」

「什麼?我自己?」福增一聽冷汗直流,汗毛直豎,驚惶恐怖無法自安,完全嚇呆在原地。「師父,我真是太震撼了!唯願恩師為我解說過去世的受生因緣!」

弟子請法才有說法緣起,目連緩緩開示,說出一則古代政界官場的暗黑歷史:「生死輪迴無量無邊,善惡業報絲毫不差。很久以前,閻浮提有個富有的小村落,村民推選篤信三寶、護生戒殺的法增長者當村長。法增村長是個用心的仁慈父母官,村裏數十年間平安豐泰、政績卓著,村民把他當成大家長慈父般尊敬。可惜好景不長。太平靜好的安逸日子過久了,村長公務閒暇無事竟然染上賭癮。既然出入賭場,村長身邊惡友比例就快速激增。沒有國家社會責任感的眾惡友慢慢用種種旁門左道邪見教唆誘惑村長廢弛政事,村長也就不務正業,變成長期沉迷賭桌的廢人。父母官帶頭道德墮落,民風隨之敗壞,沒過多久榮景不再,地方上犯罪率大增,訴訟不止,刑罰無用。有一天,下級官員親自跑到賭場裏向賭興正濃的村長呈報案件,正巧村長在賭桌上賭到昏天暗地狂輸牌不肯下桌,心念全掛在賭具上頭。他沒空管部屬呈報的卷宗物證,隨隨便便翻兩下就口頭下令處死。又過上幾天,村長突然想起那宗案件,親自把呈報的官員找來問話詢問人犯何在,官員聞言倒驚訝萬分。他睜大雙眼反問長官,村長您不是下令處死嗎?早就死刑執行完畢了啊!村長這下才知道自己沉迷博奕娛樂闖下大禍,沒有認真辦案發現真實,草率了斷一條人命,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雙缺。當權者濫權枉殺民命不就跟殺人犯一樣嗎?久薰佛法的他知道自己逃不掉因果報應,當場昏死過去。官員潑水把村長澆醒,村長一張眼就痛哭流涕。他大哭之際同時交待遺言,大意是自己害死百姓,死後必獨入地獄,草菅人命的下場就是出地獄再投胎成賤姓階級受苦受難等等,交待完遺言不久就當場暴斃身亡。因果業報怎麼報應不是凡夫臆度可知。村長死後沒直墮地獄而是投胎成大海裏的巨型摩竭魚。我們腳下這座白骨山就是牠的魚骨。」

……」福增比丘聽完開示不發一語,靜靜尾隨師父回到精舍見佛。原來自己當過官。從好官變惡官,關鍵差在一個「賭」字。

「目連!」佛陀無問自說把故事接續下去,「從政為官的人假如自恃威權勢力去苛徵民利、屠殺民命、造罪無邊,惡官本人在往生以後經常直接投胎成摩竭大魚。這種巨魚一輩子被身上的寄生蟲吸血啃肉,奇癢無比,為此劇烈摩擦山壁止癢,被擠壓致死的無數蟲屍流下的蟲血多到可以染紅數百里內的海域。牠一睡超過一百年,醒來口渴吸水,水柱入口壯觀程度不輸河流。一日正巧有海商出海尋寶,臨將隨流入口之際狂呼佛號,宿世學佛記憶猶存的巨魚馬上閉口,眾商人因而幸運保命。既然聽聞佛號而閉口不喝水,巨魚活生生渴死在海面上,被夜叉羅剎水神一起拖到海岸上棄屍,最後風化成現存的白骨巨山!」

知道官場風雲因果一場不過爾爾,福增比丘對三界最後一絲絲眷戀也死心了。他深悟生死輪迴不可靠,諸行無常、、苦、空、無我,漏盡煩惱身證羅漢。


原典出處:《菩薩本生鬘論卷第四》


-修行筆記-

博奕理論(game theory)是新學說,把千古賭博遊戲提昇為用學術方法分析研究的策略選擇理論,適用範圍遍及政治、經濟、外交、人際互動。純化的理論與昇華的運用是少見的、由惡法提煉出特殊文化元素並轉型成善法的特例,博奕理論並沒有改變賭博行為是惡業的事實。

佛教很清楚主張反賭,條列幾十條賭博的過失。「十賭九詐」的確是真實的現象。現代賭博機台有高比例是電腦程式數學運算設計而成的昂貴機器,耗電量高,後端便是電腦機房。莊家靠控制程式來爭取收益:賭客少時故意調高中獎率、讓小贏的賭客口耳相傳免費替店家廣拉客源,等到客源夠了又把中獎率調低、讓大量輸錢的賭客提交的賭金用來打平為招客犧牲的收益。其他行業要付出身心勞動、對國家社會有真實利益產能才能換取報酬,賭場莊家不用。莊家只要行賄警局高層通風報信躲臨檢、高價進口賭博機台,就可以輕鬆交換月入至少數百萬以上的淨收益。其他行業的老闆會為公益形象重金布施做公益或行善,賭博業的莊家老闆不同。莊家老闆的人際圈是黑白兩道惡知識為主,賺大錢不太做公益,而是轉投資色情業、毒品業、私槍業、走私業等等非法交易,白錢洗黑再用黑錢滾黑錢,把其他行業賺的辛苦血汗錢轉為黑道世界的不淨業產值。老生代不懂電腦資訊,往往誤以為玩機器賭博很公平;他們的無知讓賭場變成「超級詐賭洗錢店」:各行各業的白錢透過賭場洗成黑社會龐大資金來源,詐賭手法比傳統詐賭技巧輕鬆千萬倍以上,莊家只要輸入幾個數字改一改運算公式調整數學機率,詐賭太容易。這就是為何莊家寧願當個每月營運收入穩定又可預期的莊家而不願意下海當個少贏多輸的愚痴賭客的主因;莊家很清楚真正穩贏不賠的位置是賭場業者,賭客都是來砸錢的冤大頭。

台灣政界與黑道交好是不幸的事實,黑道挾金錢後檯污染政界、黑金政治也早已成為台灣歷史共業,人品差,素質不好,政客包庇酒賭毒色等有害國家社會的不良惡業。因此,部分台灣政客會公開促賭(甚至違背政客本身對外宣傳的信仰身份)並不令人意外。促賭就等於確保黑社會有穩定、固定、龐大的洗錢管道與收入來源,是政界向黑道輸誠的典型利益輸送(特定黑道領袖以動員地派支持特定政黨當利益交換條件時尤其如此)。任何國家只要有促賭政見就是黑金政治勢力龐大的外現特徵,也是道德敗壞、新生代吸毒賣淫自殺人口飆升的國運衰敗前奏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