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修行難關:對上以敬

老人家在關房給私釀二葉松醋,喝完過敏性休克,血壓低到剩三四十,差一點點死在急診室。

老人家在北京逼我吃蛋,返台後大病,接下來史無前例發氣喘。

這次最大條,老人家逼我吃米酒料理補湯的食材,交待「不要執著」。出家後堅持不碰酒被逼碰酒,不曉得會有什麼果報。

現在想想,就拒絕大量進食花生一事做對了。完全沒有醫學知識的老人家主張:「過敏就要練習,不要挑食,對什麼過敏就故意每天吃它,吃到不過敏為止。」我跟她講一堆事實上發生過的過敏致死案件,老人家瞪大眼睛說一輩子都不知道。

我認為,對上以敬非常難修。老人家經常以其自身的老觀念強迫新世代做一些事情,他們並不知道那些事情對新生代有害,甚至危及生命。有為色身的生命都無法守護,要如何有證量守護佛子佛孫的法身慧命呢?

(懷念老和尚。老和尚從來不逼我吃我不能吃或不敢吃的食品,相反的,還會為了讓孫子級的小徒弟歡喜而配合吃些年輕人中意的現代新潮食物。跟師父一起用齋從來沒病倒,反而吃胖吃健康把病吃好。老和尚有德行招感大量徒弟拜師修行不是偶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