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家庭倫理衝擊:再見,小姐姐!

居士找我研討家庭倫理。對家庭倫理問題,小僧在幼兒期受過的大打擊遠遠超出當下一般男女夫妻的人生體驗。我走過的是貨真價實的異性戀亂倫婚姻的現世報:死亡。

小姐姐很美麗、文靜、秀氣、白皙,樣樣與我相反。可能看我成天與哥兒們打架胡鬧不像樣,小姐姐難得從醫院返家後常常叫我陪小姐姐玩。小姐姐是我對女生的近距了解的第一步,真的跟我們這群光腳抓蟲打架練髒話的不一樣。

我對她印象深刻,深感女生玩伴與男生玩伴大不相同。當時全世界會找我玩正常的紙娃娃、家家酒的就她(不正常的玩法是男生玩法,把娃娃手腳拆斷、講紙娃娃變吸血鬼的鬼故事、或切煮小動物屍體等恐怖暗黑遊戲)。沒想到,下回再問,哥說小姐姐已經死了,病死在醫院。我與她相處的是人間最後一段時光。

小姐姐的媽那陣子常哭,工作做一半丟下工具抹眼淚。大人嘴賤多話,沒多久就讓我給搞懂了怎麼回事:親表兄妹結婚以前合法,現在犯法,以前時代結婚結了沒辦法,生下的小孩有遺傳病,很嚴重,很難養,常常住院。這次熬不過就死了,死時不滿十歲。

「亂倫」是我在幼兒園就學會的大人用語,很早就知道男生與女生會亂倫。還沒上小學,從口無遮攔、把兒童當空氣的大人嘴裏跟大量讀物、錄影帶、漫畫上就知道遺傳病是怎麼回事:家人、親人上床發生男女性行為,以前的人沒教育程度覺得很好,以後的人有教育程度覺得不道德、犯法、不好、小孩生下來會生病死掉。

這是台灣家庭倫理史的真實面,迄今有高比例的台灣人是近親亂倫婚姻的男女配偶或後代,遺傳病一向不是稀少個案而是常見兒少夭折病因之一。

居士找我研討家庭倫理時,我不禁思考到這個一向被司法界與醫學界迴避的大問題,也就是異性戀亂倫婚的定業:清末以前盛行,民國中期宣導禁止,到晚近幾年雖然終於逼近禁絕,可是亂倫近親相姦的舊文化還是留下文化遺毒,台灣家庭亂倫事件發生率奇高,犯人很少有犯罪意識。這是華人的大業障,祖先千古以為亂倫正確,法律進步了也沒用,醫學進步了也沒用,大量教育程度低落或文化眼界封閉的人還是對亂倫行為欠缺倫理罪惡感。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不敢面對、不敢放上教育殿堂深入討論,不斷代代量產無知的受害者,受害到十幾歲告發時已經被家庭裏的至親長輩姦污很多年。

「隱惡揚善」對罪犯有利,對重製、複製、大量再製犯罪模式有利。可惜,部分老生代習慣活在自己的人際圈,不想或不願去看被主流文化說法隱瞞的真實法相,不曉得隱惡揚善的老教條不但無益眾生修行還助長量產犯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