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台灣佛化家庭:女同志篇

主角是一個佛教徒女同志,送我一部《地藏經》讓我誦畢一遍大哭發願出家的恩人。姑且權稱我的恩人為 Lee。

Lee 是一個T,高胖白又可愛,力大如牛。她上有至少兩、三位出家為尼的姑姑(超級年高臘長),一位至誠念佛又一路支持她的老居士單親媽媽,還有家庭相簿裏素昧平生、男裝一生一世的往生女長輩。她說,她家族盛產T與比丘尼。她興奮地秀相本,突然自言自語:「奇怪,怎麼我家都不出婆?這也會遺傳?」(言下不無遺憾之意)

Lee 知道我為亡母發願出家。她看著我吃素、三皈、受戒、跑法會、打禪七,我看著她「婚變」。她相戀八年十年之久的老婆從癌症病房出來後變了心,突然談分手,下嫁給一個嚴重肢體畸型的男異性戀者。男方是她們的老鄰居,八年十年下來很清楚她們是一對女同性戀,故意介入當小王,奪朋友妻。Lee 崩潰時來找我,那是她吃了一陣憂鬱症藥物之後。她哭哭笑笑地不斷回憶她與老婆(我該尊稱為嫂子)過去相識相戀的一切,我努力用佛法安慰她。

Lee 的媽媽從頭到尾站在女兒這邊,陪她罵沒天良的變心媳婦,陪她開店營業賺錢,陪她走過人生難過情關。昏天暗地的傷心低潮期過後,她找我去她開的店供僧,親自煮素火鍋,無限吃到飽。

「你為什麼要挑中台出家?剃度風波你不知道?」

「我知道,很出名。」

「中台被罵得兇。」

「我知道。」

「那還去那出家?因為它被罵嗎?因為被罵所以挺它?」

我哈哈大笑起來。我這家有N尊長老尼的佛化家庭老朋友就是這麼直接、可愛,當年才會身旁圍著一大群妹妹被眾T推為大哥大。若不是台灣沒有同志婚姻合法化,換算年代下來,那年嫂子若能早早嫁她的話,她們的孩子今年恐怕都已經二十歲成年了吧?嫂子不是不愛她,嫂子直講同性戀沒未來、沒社會承認、沒婚姻保障。我自從看過新郎一面就百分之百確定她不愛對方,只是出於乳房切除的自卑感故意找個一樣肢體不完整的對象嫁。

想知道台灣宗教界支不支持同志佛子嗎?更沉默的大眾是很多長老、長老尼、家有同志晚輩的佛化家庭。老人家看破放下欲界虛妄相想不願沾染是非或早已圓寂。

支持我在中台禪寺出家的第一位老朋友是佛化家庭出身的女同志,眾長老尼的俗家親眷。我若不支持同志佛子反而叫做不知感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