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未來比丘 Future Monk

恒河邊的天神廟非常有名,全波羅奈國都崇奉。

輔相:「萬能的天神哪!我沒有後代,一直沒生兒子。素聞大神您有大功德力,救護天下蒼生,滿無量眾生願;我特地前來皈依!如果小民蒙大神垂愛的話,唯願恩賜一子。只要讓我有兒子,我會用金銀珍寶莊飾您的金身,燒名香,修神屋,大行供養;萬一求不得拜不靈又生不出來,我一定摧毀這座古廟,拿大小便種種穢物塗滿神像當成報復!」

這當官的到底是來「感恩祈福」還是來「恐嚇取子」啊?神明歪著頭思考。「這人官拜輔相,有財有勢有能力,不是一般種姓低下的平民。萬一不能滿他的願得罪了他,絕對會毫不留情拆廟毀像給我好看!」

有道是官官相護:小官沒能耐向大官呈報求助,下官沒辦法找上官想辦法。恒河邊的小廟神沒自信,改求神階更高的摩尼跋陀神。摩尼跋陀神沒把握,求助神階更高的毘沙門天王。毘沙門天王自覺力有未逮,飛到天界呈報帝釋天:「大天王!我的臣屬摩尼跋陀最近來報告說波羅奈國輔相得了不孕症,拜神求子,立下重誓:凡滿此願就大修供養,相反的,萬一還是生不出來,公然威脅要給神明塗大便、拆廟毀物!那種人哪像個大官?簡直像高級黑道呀!懇請帝釋天恩賜他一個兒子!」

凡人生兒子很麻煩。古代科學不發達,知識不進步,除了傳統性行為以外沒有其他實用生育管道,得了不孕症的古人除了拜神求天施咒等宗教偏方外別無他策。問題是求子求女不是小事,父母子女親緣要講宿世緣份。沒結到親子緣就是不會當家人!

帝釋天很清楚緣起道理。他眉一皺,拳一握,低聲遲疑了:「這件差事太難!總要先尋覓到有緣人啊!」正費心思索時,正巧一旁有個天人五衰相現,即將命終。帝釋天一看良機不可錯過,馬上開口詢問:「你就要往生了,願不願意投胎到人間的輔相家當他兒子?」

垂死天人:「不要。我想出家修行正法,不要投胎到富貴人家。尊榮之家難離欲,我只想投胎到小康中產階級家庭就好了。」

帝釋天不放棄。「這樣好不好?你放心去投胎當輔相的兒子,長大想出家學道的話,我親自下凡助你一臂之力!」

垂死天人:「如果是這樣的話,好吧!」

在眾神集體不願承受撥糞灑尿拆古廟的凡粹暴力待遇的天界官僚運作之下,放話恐嚇神明的輔相終於奇蹟似地老來得子,生了個相貌奇俊的小男嬰。既是祭拜恒河旁的小神廟所獲鱗兒,算命的便為他取名恒伽達以茲紀念。

恒伽達長大了,沒成年就求出家。輔相夫婦本來就是為世俗家業繼承求子,豈願放人?他們堅持要求兒子留在俗家,只要父母健在就不准走出世修行路。

「不出家就自殺!」恒伽達的心好苦。

「與其活著不能出家,倒不如求死解脫!」恒伽達無比絕望。

他偷偷離家出走,獨自一人跑到山上跳崖。跳是跳了,偏偏墮地死不了。上山不成換下河,負氣跳水的結果,三兩下又被沖出河面死不了。摔不死,溺不死,改毒死總成吧?不成!他服毒卻通不了毒氣,百毒不侵死不了!

「尋死怎麼這麼難?」恒伽達覺得好累也累不死。

「對了,殺頭絕對會死!故意犯法惹火國王一定死得成!」恒伽達決定從自然加工轉往人力加工。故意犯法判死刑不就是讓國家免費幫自己自殺嗎?

想惹毛一個男人最快的辦法就是招惹他執著的女人。一心一意求出家、長期不近女色的恒伽達偷偷溜到王后、王妃、貴婦、侍女們的專用浴池旁埋伏,趁她們下水洗澡時把她們吊在樹枝上的華貴衣飾偷偷抱走。眼看一個陌生百姓手上抱著國母、尊夫人、貴婦、侍女們的私密衣物,守門人當機立斷來人鐵定是個戀物癖蒐集狂兼色狼大變態,馬上逮補恒伽達,揪著他到阿闍世王面前興師問罪。沒權力的人民都受不了別人沾惹自己的妻室,何況是操有生殺大權的國主呢?阿闍世王氣得半死,沒等公開審判打下大牢,隨手從牆上抓下弓箭就射。一箭、兩箭、三箭,三發怒箭非但沒有命中要犯,竟然一一返射回阿闍世王。阿闍世王閃過自己射出的三支箭後心知異樣,此案必有冤情!他轉怒為懼,全身發抖。

「你到底是人是鬼?是仙是妖?」阿闍世王怕了。

「求大王滿小民一願,小民立刻說明一切。」恒伽達眼看操弄法律制度、故意利用死刑自殺也死不了,認了。

「沒問題,你講!」阿闍世王點頭。

「大王!我不是鬼,不是仙,不是妖怪。我是輔相的獨生子。我求出家,父母不准我出家。我離家出走,打算自殺換投胎別家再出家,沒想到投崖跳河服毒全試過都死不了。我無技可施之下故意犯法,希望藉國王之手將我殺死,偏偏又不能如願!事情都走到這地步了,命運對我何其殘酷!求國王慈心憐愍,放小民出家吧?」恒伽達低聲哀求。這樣的處境誰聽了不同情?

「好,朕准你出家。你爸媽那裏我來講。」阿闍世王爽快承諾。

恒伽達出家不久就親證阿羅漢果,證得三明六通,具足八解脫。恒伽達宿世究竟修了什麼善業,為什麼數數求死不得之餘還順利值佛出家證果?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偉大的國家,國王帶後宮佳麗們到森林裏嬉戲,命令女眷們唱歌娛樂他。美女如雲,妙音動心,森林外不曉得哪裏突然出現陌生高亢的男聲,放聲高唱應和。「好大的狗膽!老子的女人唱歌你也敢男女對唱!找死!」國王醋勁大發,馬上發落下去逮補色情現行犯。

一翻折騰凌亂,犯人三兩下就逮著了。

「這怎麼回事?怎麼我才出門辦事沒多久就抓了一個不在黑名單上的要犯?」大臣進宮便問。

「報告大臣,他是色狼!咱尊夫人尊妃們只為國王一個人唱歌又不是總統府音樂節全球同步播出,他好狗膽自動加入男女對唱!這下穩死!」眾屬臣七嘴八舌說明。死定了,那個精蟲衝腦的笨蛋!

「且慢!等我先拜見國王再說!」大臣暗示先別動刑。

一起隔林唱歌又不是一起同床發出淫聲浪語,這算哪門子色情狂?「大王啊,」大臣真誠進諫,「那個愛唱歌的犯人只不過犯一點小錯,可能平常愛泡卡拉OK有一點歌神癮,罪不致死,何必非要以死刑論處呢?大王的森林隱密,守衛戒備森嚴,他必然只是在林外一時興起跟著哼幾句,非但沒親眼看到國母、諸妃、侍女的身形,恐怕連她們尊貴的身份都弄不清楚,還只當成是一般民女隨口唱山歌呢!人看都沒看到,摸也沒摸到,未進行親密互動,沒有發生任何不正當性行為,為什麼草率當成色情狂處死呢?希望大王同情他無心之過,三思再三思,饒他一命!」

「這……好吧。饒了他!」國王聽完怒火消了大半,就算了。

這個無辜因為唱歌就險些被處死的男人感恩大臣救他一命,從此自願為大臣服勞役,精勤奉事大臣。工作之餘,他常常思考事情的前因後果,覺悟到淫欲是世間大患。淫乃利勝刀劍,力足以殺人。他看破人世間的欲望執著後向大臣請求出家,大臣欣然同意。出家不久,他便身證辟支佛。大臣因為修了救聖者一命又成全對方出家證果的功德,生生世世富貴長壽,不受短命夭折惡報,最後一世從天上下生人間成為官二代恒伽達,出家證果!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恒伽達緣》


-修行筆記-

一、古人與現代人處理不孕症的方法有何差異?

二、在非立憲民主時代的王權時代,宗教界生殺大權握於王室之手。現代呢?

三、古書對天界的描述忠實反映王朝官階結構。從駐點人間的小神到欲界天的大神,重重層層的天階設計是否如實反映古人的政治觀念?

四、帝釋天遊說垂死天人投胎到特定人家的溝通方法是否屬於典型古版關說?

五、出家是不是基本人權?

六、從古迄今,針對「自殺行為」有多少種宗教論述、國家法律論述?

七、從古迄今,針對「死刑」有多少種宗教論述、國家法律論述?

八、從戀物癖到唱歌癖,從多偶制到單偶制,從香火狂到性變態,古今中外的全球多樣化性道德意識光譜為何?

九、性史、性自主權、性犯罪、婚姻法制演變等一生都用得上的基本性道德知識為何未列為基本公民教育教材?

十、古今性道德觀流變為何?若以「現代道德眼鏡」當成檢視標準,夜夜與不同婦女輪宿、一生性伴侶人數無上限的古代君王算不算性解放者?「性解放」與「性保守」是絕對的道德準則還是相對的道德觀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