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哲學,實修實證之前

母喪

以澄明心眼葬母。人生誰沒錯過?錯了,散了,走了,無常吞嗜一切。追思以哲理,細數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冷靜而內歛,憶舊魂,送新魂,所有不合乎哲學邏輯或倫理道德的現實人生塵勞就此一念封棺。這裏別說不見地獄,亦無天堂;碧空依舊明月圓……

高中教室

台大哲研所博士生課餘如此熱血,自費奔波,無償無求為高中小女生們上無料高段希臘哲學課。印發高深的中英雙語講義給小女孩,領受晶晶亮亮無邪的崇拜眼神,縱使零鐘點費都萬分值得,一生無憾。長髮女生成了短髮熟女,博士生成為國家中堅,柏拉圖的洞穴依然透著火光與暗影,在遙遠的年代羞澀地沙啞著。

好朋友

好朋友愛上了女同學,用非常有深度的方式。用功苦讀西方古哲玄理的文學少女不管聯考重壓,守在夕照教室裏優雅長談升學不考的柏拉圖原型理論:她心目中理想女神的抽象原型,現實中迷戀拜倒的女同學的人格特質,自問自答分析理想與現實、真偽虛實、真相與幻想、欲望與意淫的重重界線,各家哲學熱炒飯一講把鐘頭講上癮,聽得我七葷八素不明所以。有這能耐剖析愛情的人肯定有能力離欲修行:從哲學邏輯到超越邏輯,正式踏入宗教實證領域。

青出於藍

身為得意門生,亞理士多德沿襲且修正柏拉圖的理論,成為恩師最佳批判者。學生真誠批判修正反而讓老師的歷史評價更溫潤明亮。他檢視形相與本質在人為工藝、大自然、生命體的不同狀態,觀察靈魂的運作與生滅,大膽總結人類是動物界唯一具備理性靈魂的動物……是嗎?最理性怎麼千古老做喪盡天良的事情?

佛弟子們

禪修以前不妨先參究動物哲學;語默安然。「傳山,你乖不乖?」傳寶、傳貝傻乎乎地模仿傳山的言行舉止,三天兩頭朝傳山頭頂跨過向我衝來。很好。聲控訓練初步,先習慣聲音。語意引導次要,再熟悉語言。這場秘密集訓將從聲明步步銷歸內明,日日夜夜沉浸於寶藍清透的本尊藥師琉璃光。凡可愛眾生皆佛性本具,可以皈依三寶修行。

政治理想國

夢見Republic的柏拉圖認為政治哲學核心不外乎權力。然而權力畢竟不是理想或目的,只是手段。他傾盡心力追問終極正義。什麼是正義?是人道式人際互動?抑或權力即正義?正義是當權者的利益?正義相對論?法律因人群彼此互相保護的需求而生?每個人都有權力欲嗎?正義感又如何?應該以醫德要求「政德」吧?一如醫者考量病人之最大利益又堅持零傷害的利他動機般守護全民。

而改革勢在必行,他主張。兩性平權論,我們要選出符合條件的聰明女人,跟男人平起平坐報效國家。守衛者制度,財產公有化,擴展家庭觀念(家庭國家化),絕對權力化,甚至反民主。他傾訴、狂吼、編織著真相論、教育論、啟蒙論、權力節制論、權力神聖論、……但歷史現實不同意。歷史證明領導者凡多聖寡,脫俗聖哲不出世主政必然導入民主法治監督--人不到位,理想只能當成理論。

環保理想幫

你不孤單,我們沒陣亡,我們都在。熱血已沉澱,激情已收歛,連手段都含蓄溫柔了,體制外一一對位踏入體制為國翻盤。在我們與國家轟轟烈烈熱戀的年代,你猶年幼可愛。我們保護了你(啊,那被打爆頭滿臉血從警察局領回辦公室的台大博士暴民還活著),相信你也會保護這片土地。

形上學生日快樂

形上學,西方思想基礎,一切疑問與辯論的起源,千古不休的論辯與追求。蘇非學派成為最早的專業老師,取代父子私相授受,在零傳媒的古希臘成為最初教育普及化的創意改革、希臘哲思花田盛放的花床。

古希臘天空下沒有電腦、網路、電視、電影、雜誌、報紙、廣告,語言與對話構成最有政治實力的傳播媒體,形上學於焉光榮出生。懷海德主張「後期西方哲思全稱為對柏拉圖思想的註釋也不為過」,彷彿認定柏拉圖形上學地圖已經把人類哲學星球全然探勘定位完畢。

真的?人類哲學之星只此一顆?難道不是無盡虛空無量星子?

見見非見

火光幽微,魅影如歌,我們看見又沒看見,心眼半夢半醒,醒著心性卻做不完無明夢。存在的實相是什麼?表相、現象又是什麼?美德或正義的實質面目又是什麼?渴望看見權利的如願獲得權利。渴望看見國家的如願成就國家。渴望看見自性的如願見性成佛。「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楞嚴之炬照天耀地。

東方柏拉圖啟航

讀著讀著讀到爭點滿天星,我笑了。Taiwan Law Journal 308 終於再也忍不住,從實務大地衝向法理學的法哲天空,以月為伴,以星為友,護持遍地開花的司改花園。法律從這裏開始從境緣朝心源收攝、返照、省思、參究、體悟。看來這場司改會是一支徹見本來面目的上上好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