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跟小烏龜吃醋

雖然小僧忍不住笑了很久,事後感到十分慚愧,彷彿對不起菩薩四弘誓願的根本發心與基礎行持。居士一句笑咪咪的「如果有空花那麼多時間照顧烏龜,為什麼不照顧人呢?」像閃電般劈進心海。

雖然傳山、傳寶、傳貝真正的主人不是小僧,身為小動物們的皈依師是不是不小心流露出太偏心的寵愛與關注,以至於讓身為人類的居士們不安、難受、想哭、哭笑不得了呢?在當小動物們的師父之前,是不是應該先當好人類的法師呢?法師怎麼可以著迷可愛的小動物著迷到尊貴且可受戒的人類居士都吃味了呢?

我承認對可愛眾生的執著是很難破除的習氣。早在童年時代抱著弟弟妹妹狂親猛吻幾鐘頭都不放(比父母還迷戀嬰幼兒)、成天跟小孩混一塊玩嬰幼兒玩具或超低齡幼幼遊戲的行為就知道了。不只對可愛的小孩沒有抵抗力,對任何堪稱可愛的動物都沒有抵抗力~~不論大人小孩,只要有一點點可愛就淪陷了。從修行觀點而言,修菩薩道不斷惑但轉惑,容易喜歡可愛眾生的習氣容易起慈悲心、入四攝法,但是沒拿捏好造成眾生心理不平衡就不對了。

身為修行人,理應等視一切如尊貴的父母或如珍貴的子女。但是,功用過度墮可愛境讓居士跟小烏龜吃醋就不是了;有失中道,有失公允。好好照顧人的法身慧命與離苦得樂的人生才對;發菩提心啊宜立大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