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謝師宴

各忙各的,大學生活一片混亂。某天一早,異樣的驚擾化為尖叫一句劈進我疲累的心緒。沒回頭,女聲大吼:「女同學對男同學那麼好,男同學為什麼沒反應?他到底是不是gay啊?」如此鬧了一個早上,眾猜紛紜。

他是不是gay?整天翹課、睡覺、借共筆(一大堆女生排隊獻上共筆與考前猜題),天知道。謝師宴後,被同志流言傳得滿天飛的高壯帥哥男同學叫住我,手上的佛珠又亮又圓。「你要出家?」比出打木魚的手勢。「對啊,老師同學都知道。」「再見!」他已經有點酒意,伸出大手猛握手,好用力甩上幾十秒。「我們等一下去酒吧續攤,你去不去?」「不了,我不喝酒。」我微笑看著這對平常打混到我都叫不出名字的同班同學。

我想不起他的名字。

一個低調到不行的佛子,未知出家了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