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僧脈斷層,家暴傳承

聽具德高僧大尼賢聖眾與發心大護法們語重心長擔憂「僧脈斷層末法現象」多年,對此果報一點也不意外。這裏提供一個現實公案,關於世代代溝嚴重的法相如何難轉難調難化定業。

七十歲:「啊,怎麼長這麼漂亮!」

五十歲:「她法律系的。」

三十歲的傻笑。美式禮儀就是眼神交流,更何況面對地位崇高、名銜成串的大人物前輩,哪還說得出什麼?只是微笑。沒想到事後很「精彩」。

五十歲:「妳幹啥盯著人家眼睛一直看?她跟我抱怨被妳看得很不舒服,以後不帶妳出門了!」這一句算是好聽的。大罵海飆一頓後她氣呼呼地走了。從此動不動開罵。

台灣本來就有高比例功能失調家庭,當然有大量出家眾是被問題家庭、問題家長、問題配偶、問題子女、問題親族磨到看破放下來出家。問題是核心家庭的無明挫敗完全無法透過社會教育、職涯教育、宗教教育扭轉(家庭人際模式除了每個人自己的原業家庭以外無法在任何其他社會團體組織中完全重建、訓練、調整、再教育)。換句話說,受害者與加害者不斷身份互換或並存,原生家庭的功能失調毛病外擴到各類職場,就像一場無力回天的社會情境傳染病。

三代之間才見個面幾分鐘都能處成這樣,斷層當然是定業難轉,大環境不好。誰來發大心轉末法時代成正法時代?光高呼六和敬的口號沒有明顯成效,要從僧眾出生成長的世俗核心家庭倫理開始下手用力重調!以前的舊式家庭無可救藥了,新成立的新世代家庭還有一線生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