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

選擇與被選擇

當時終於被授權可以選花。我選好冷色系鬱金香球根種子,在師兄弟完全不理解、輕搖頭的無奈表情下欣喜若狂:濃郁神秘的黑色鬱金香、高雅富麗的深淺紫羅蘭色鬱金香、夢幻天空藍似不可思議的新種鬱金香、雙色漸層鬱金香、……球莖必須冰過冬,等待合適的季節播種。

預約花海打了場妄想七,而人生本是不按妄想出牌。坐在禪堂,硬生生從選擇到被選擇,最後在烈日下面對滿園怒放的蘭花花海忍淚,夜夜獨自痛哭。我選擇的鬱金香球莖終究是無法由我親手下種落地,悉心照料的兩株玫瑰終究會被冷落,一手開挖的蕃薯葉菜園恐怕要被野豬隊吃光,遍野松林楓紅只餘記憶,再也不能坐在湖畔淋雨寫詩或在森林裏唱歌散步。居士們知道我不快樂,蘭園主人三不五時送幾盆自家研發的新種、名種蘭花來討我歡心,細心交待她們的芳名與保養辦法。一盆凋了又換一盆,凋了送上樹任它發根。上了樹的蘭花不必人工照顧,年年自動盛放。

選鬱金香的選了笑容,選蘭花的選了眼淚。選擇與被選擇之間,中道實相迥然超越。很多年過去了,目覩笑淚並陳、暖色系鬱金香與粉紅系蝴蝶蘭款款相望的場景非常有趣。花香會說話;而且非常大聲。六根並用的話,不論耳根圓通不圓通都有緣能聽到。當年哭哭笑笑、磨得半死嚴重受創的人早已經不在了。

居士笑問要不要上傳臉書?

笑容與眼淚如何同時上傳臉書呢?

我深刻了解「選擇與被選擇」的心理痛苦是什麼滋味;尤其是想要的不能選而不想要的被迫選定的人生煎熬。人一犯痴傻都能為花笑、為花哭,何況其他更深刻重要的人生選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