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如何認證師兄弟?

那年為一大事因緣,最年幼的我跟隨老臘大比丘尼與一對大護法賢伉儷駕車出征。就色身業報論色身業報,我最小,一路被眾人開盡玩笑。

老公:「法師,您上下?」

小僧:「見仙。仙人的仙。」

老公:「啥?」

小僧:「大覺金仙的仙。」

繼續開車的老公:「什麼?」

小僧:「神仙的仙!」

剃小平頭的老公:「哦哦哦,就是男女之事欲仙欲死的那個仙啦!」

這尊提早退伍學佛的職業軍人大拉拉地吃法師豆腐,一旁的老臘住持與後座的老婆大人已雙雙笑歪。我覺得被一群老參給欺負了,靈光一現、福至心靈:「喂,傳什麼的,你知道嗎?一般男眾居士很怕我,沒半個敢這樣跟我講話!你一定是我的師兄弟、未來比丘僧,才敢沒大沒小亂講!」

老公與老婆:「哈哈哈哈哈……」

然後這對超鮮父母(正確,已經生過了,生完很久了)開始公開講述戀愛結婚種種、家居生活月經衛生棉餅干糖果大小事與性生活如何美滿種種,講到年長的住持大人橫眉瞪眼叫他倆住嘴,不許夫妻仗著護法功高聯手戲論欺負年輕的師父。

仗打完了,幾年過了。敢在老婆大人面前跟比丘尼信口亂道的老公真的出了家。依八敬法,當然成為尼眾必需恭敬尊重的大比丘僧未來佛。道心堅定,吃苦勞動,出家前那一嘴葷腔黃調悉銷收空,變成一位正經八百的老實修行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