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貓與鴿



牠躡足靠近肥嘟嘟的都會鴿,像打獵老手。鴿肥美的屁股正對著貓貪婪的舌吻,分秒驚魂又渾然不知。「嘿,內口醬!」我忍不住脫口而出。牠一抖回眸,鴿終於後知後覺振翅高飛。三色貓眼看獵物遠去,悻悻然朝著份量驚人的飼料碗緩步走去,大口大口吃開來。

 「已經擁有了,還不知足?」

「安頓、平穩、充裕、健全的固定美味餐點放捨在一邊,偏要鎮日偷吃打野味?追一個飛一個,捉一個趕一個,玩一個扔一個?橫豎每次通通失手耍倦了,回頭這一大碗老實安份的品牌美食還忠貞地等在原地?反正那一大碗二六時中飽滿供應,不想跑也不會動,對吧?」

她不理我的重重提問。長長的爪牙收著,偶爾給摸給拍,野性美藏在大小姐的華貴富胖三色衣底下。閃過的眼神有時陰險、有時天真。果真野貓不是家貓,有家養著也馴不服。

她不給人擁抱,牠不棄捨野性。津津有味地吃光小女生大方餵食的高級進口寵物點心後,擺出一副理所當然、格格我天生下來就要被嬌寵的傲態,咪鳴幾聲就自顧走了……

千幸萬幸,至少放了鴿子。


張貼留言